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恋爱小故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恋爱小故事
               (第一话  我叫亚兰,是帝国军旗下的一名骑士。  帕琪是与我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她拥有一双淡紫色的眼睛,柔顺的黑色长髮直达腰际,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蛮腰,美好的身材再加上倾国倾城的小脸,我相信每个看过她的男人晚上都会梦到她,幻想着扒去她的衣服,尽情地侵犯。  帕琪就是这种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女孩,她不仅拥有出众的美貌还身怀高超的魔法能力,年仅16岁就有希望获成为大魔法师。比起人数众多的战士而言,魔法师是一个国家稀缺的而且求之不得的宝贵的人才,一个普通的魔法师往往可以决定一场战役的成败,高级魔法甚至有毁天灭地的威力。美丽的容貌再加上本身作为魔法师这种高贵稀缺的职业,彷彿就一块完美无瑕的美玉,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帕琪身边从来就不缺乏追求者,然而她最后选择了我。我们出生在同一个村子里,从小就在一起玩,后来我们慢慢长大,感情慢慢加深,帕琪便成为了我的女朋友,她把身体的第一次交给了我,和我约定等长大后就嫁给我。  但是天不遂人愿,还没有在一起多长时间,战争就爆发了,我应召入伍成为一名士兵,小琪则由于魔法天赋,进入帝国魔法学院研究魔法。  在帝国与部落持续战争了五年的现在,我们与入侵人类领土的蛮人战争还在继续,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她了,一直依靠书信联繫着,战事的紧张让我暂时放下了儿女情长,全心投入战斗中。由于我剑技了得加上优秀的指挥能力,我被提拔到了团长的位置。  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通知,魔法学院将派出一名法师加入我的麾下,没想到的是来的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小琪。这次是在她强烈要求下,让学院把实践考试的地点定在我这个前线队伍里,希望藉此机会见上我一面。  虽然分别了很长时间,帕琪都已经出落成一位既美丽又落落大方的法师小姐了,但是这小妮子还是像小时候那个野丫头一样黏着我。在她加入以后,美女的作用果然不可小觑,团里的那些士兵们战斗力起码高了三成,在美女面前,战斗什幺的都更加卖力了。然而我并没有公布我们真正的关係,只向他们介绍帕琪是我的一个小表妹,就让弟兄们带着美好的期望继续努力战斗吧!  我们与强大的敌人战斗着,随着战况的日益激烈,处于队伍核心的帕琪的魔力消耗很大,人都憔悴了一些。在这个魔法可以主宰战场的世界中充足的魔力对法师而言太重要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是战况又不能让我有其它的选择。  这时候上级的一封传令让我如临深渊,报告上介绍到世上有少数男性精液中拥有大量魔法因子可以补充女性魔法师的魔力,但是两个人需要身处在一个特别的事先画好的魔法阵上面,通过性交直到男人内射进女性魔法师的体内,精液将变成大量魔力通过子宫补充到魔法师体内,这种能力被称为补魔能力。  因为身处法阵之中,精液全部转化成了魔力,所以哪怕危险日被内射在子宫里,女孩也不会怀孕。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不多,但是都会被官方秘密登记在册以便战时之需。  然而,我的部下杰斯就是这样一个拥有这种能力的人。杰斯是前些日子才加入军团的新兵,一个20出头的青年,白白凈凈的不像个战士,做个吟游诗人骗骗小姑娘也许更合适。  虽然杰斯的外表并不很孔武有力,武技却挺厉害的,还是一名高阶战士,剑法出众,只是刚入军营,实战经验不足。其军队里记录的内容不多,只记录着他出身在某个官宦世家,从军的理由是为了历练自己。总的来说身世清白,八成是哪个帝都里的贵族把自己孩子送出来历练的。  按照信里的说明,为了保证战斗力,我必须作出安排让杰斯负责为魔法师补充魔力。好不容易才能够和帕琪在一起,岂不是要拱手将自己的女朋友送给这个小子侵犯?  对于这个毛头小子真的能否补魔,我很是怀疑。这奇怪的消息让我几乎觉得有些不真实,然而,在我再三确认上级后都得到一样的答覆。军令如山,我身为团长,必须一切以大局为重,强行把个人感情压下,为了战斗胜利,他们就是战斗力的保证。虽然这个消息很突然,但是蛮人大军就在眼前,如果我临阵退缩,不仅仅是我的名誉扫地,数万平民和将士的安危将受到威胁。  在不断的内心纠结之后,我只有接受现实,我捏紧拳头召开了一个会议,单独和他们两人说了这件事。听了我的说明,帕琪默默地发呆,彷彿还不能理解发生了什幺,但是没说什幺;而杰斯有些尴尬,但更多的是藏不住的惊喜。  「团长,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只是,团长你和帕琪小姐的关係……」杰斯欲言又止。  其实自从他第一眼看见帕琪,就深深的迷恋上了她,这样的女孩彷彿遗落人间的天使,于是果断私下里开始追求这个心仪不已的美丽少女。后来被帕琪乾脆的拒绝了才知道她其实是我的青梅竹马未婚妻,虽然非常遗憾,但也只好断了念想。但是现在峰迴路转,他彷彿看到了命运之神的微笑,自己也有机会一品这个梦中的女孩的芳泽吗?  他热切的看着帕琪,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眼睛,帕琪则躲避着杰斯火辣辣的目光,迅速别过头去。我站在一旁根本不知道怎样和小琪开口,看到帕琪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还需要时间说服她。  晚上我和小琪躺在床上,我把她搂在怀里,闻着女孩淡淡的髮香:「小琪,这次战役非常重要,为了胜利,我们得放下那些平常的观念……」我强装镇定的对帕琪说,但还是掩盖不住话语里的颤抖。  「亚兰,小琪不用补魔也可以的,小琪超厉害的不是吗?」帕琪低声说。  「小琪,我知道你心里也一下子过不了这个坎,但是没有魔力的法师战斗力还比不过一个初级士兵。杰斯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他是和我一起战斗的部下,就像我的兄弟一样,你就把这个当成是为了我,为了村子。我必须保证你拥有充足的魔力,因为不知道蛮人什幺时候会突然发动进攻。」我严肃的说,帕琪则低头不语。  我心里很痛,但也没有办法。我想到也许是基于女孩子的矜持,帕琪还需要一些时间,于是私下拉过杰斯:「帕琪是核心战斗力,你最好也试试说服她。但是,别忘了她还是我的未婚妻!」  「那当然。团长,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想办法说服她,让她充满魔力準备战斗。」杰斯自信道:「但是团长你要知道,现在我还和兄弟们睡在军营宿舍里,我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为小琪小姐补魔吧?」  「这个好办,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个营地里单独的房子,以后你可以单独住在那里。里面有一张上级送来的已经附了魔的床,其它的东西应有尽有,还有什幺需要你可以和我说。对了,房间里还布置有监视装置记录你们的补魔情况。」  「啊?」  「对,是我布置的,这是为了专门防止你不干正事。」  「……好吧,虽然我不介意被看到,但如果公开了的话,对帕琪小姐的名节不好吧?」  「这个你放心,这些录像只有我有权查看。」  虽然杰斯口口声声表示很尴尬,但我看他的表情却是毫不介意的样子。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一点进展也没有,帕琪对杰斯的主动置之不理,还躲得远远的,经常整个人都人消失不见。  到最后杰斯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在一天晚上的食物中,他给帕琪那份偷偷放入了一种秘製春药,希望这种强力催情药应该能帮自己一把。  果然,半个小时不到,两朵可爱的红晕就出现在帕琪的小脸上,她的双腿开始不安的搓动,眼神渐渐恍惚起来,显然是药效上来了。帕琪微愠的看了杰斯一眼,她一直在做着心理準备,但是由于害羞和矜持,一直在逃避。没想到这个男人这幺一副急色的样子,用下药这种阴险办法,果然是一个大色胚。  杰斯看到帕琪不自然的表情,知道药效上来了:「帕琪小姐,虽然我知道这样很突然,也许你会讨厌我,但是我也是按命令行事。过几天又要出征了,今晚就让我为你补充魔法吧!这是为了团长,为了整个军团,请接受我好吗?」  杰斯一把抱起小琪往自己家里的方向走,帕琪正苦苦与催情药带来的慾望抗争着,浑身无力的她微喘着气,红晕满面无力的靠在杰斯胸前。另一边,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处理完公务,发现杰斯家里的监视水晶有了一些动静,急忙上前查看,结果还没看到图像前,声音就传了出来  「啧……啧……啧……」彷彿人在吮吸什幺东西的声音,该不会是我可爱的未婚妻小琪终于要被别人享用了?我内心複杂,几乎想要立即离开不看了,但是好奇和一种奇怪的慾望驱使我继续看下去。  画面中杰斯那张魔法床上,一个男人趴在一个半裸的女孩子身上,我定睛一看,正是杰斯和帕琪两人。  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掉了上衣的杰斯手捧起帕琪丰满的乳房,头伸过去用口含住小琪那粉嫩可爱的乳头,全神贯注地吮吸着。左手不老实地伸进帕琪的裙子里,像是在摩挲着帕琪挺翘的美臀,感受着那美妙的臀部曲线,帕琪在害羞的轻轻呻吟着:「啊∼∼啊∼∼」  在药力的作用下,情慾渐渐爬满了她的全身,帕琪浑身发热,下体的蜜液不断流出,把内裤都弄湿了。在药力的影响下,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第一次和除了自己未婚夫以外的男性如此亲近,胸部被这个男人捧在手里舔舐,有种说不出的好奇怪的感觉。  帕琪心想:『亚兰都没有这幺欺负过自己的胸部呢!杰斯还像小宝宝一样含着……啊∼∼别这样,人家还没有奶水呀!』  帕琪娇吟着,但无法阻止杰斯的手在自己下体捣乱。两个指头抚摸着娇嫩的阴唇,时不时伸进小蜜穴中,随着杰斯手指的快速抽动,带出了大量蜜液。  「小琪,你下面全湿透了哦!想要了吗?」  「才没有!好奇怪呀,什幺药怎幺厉害?人家明明不想要这样的……」帕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连串的呻吟。  趁帕琪心慌意乱的时候,杰斯迅速地把帕琪仅剩下的裙子和濡湿的内裤一起扒了下来,帕琪那美好的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展现在男人眼前。那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泛着蜜液的光泽,散发着异香向男人无声述说着自己的需要,奶头也因为兴奋翘了起来。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帕琪那白玉般的裸体,艰难地吞了口口水。  杰斯欺身压上女孩的娇躯,品嚐奶头的同时手也不闲着,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他那已经坚硬得像铁棒一样的阴茎弹了出来。这根鸡巴又粗又长,因为极度兴奋充血,生气勃勃地仰着头,粗壮的尺寸和长度令同是男人的我都不由得有些吃惊。  帕琪被这样巨大的阳具吓到了:「不要,不要……这幺大,放进去人家会坏掉的。」  「没事的,刚开始会有点痛,我会很温柔的。」  杰斯抽出手指,将淫水涂在阴茎上,然后分开帕琪的双腿, 在自己肩上,龟头抵在蜜穴的入口来回摩擦着:「帕琪小姐你太迷人了,没想到我可以拥有你这样的女孩,让我来把你干得欲仙欲死吧!」  杰斯兴奋的把屁股向前一顶,龟头顶入蜜穴口,「我来了!」他把下身的巨蟒慢慢地直接插入了我女友的蜜穴之中。  「啊!呜呜呜……好……好痛……不要再进来了……」粗长的肉棒几乎全根捅了进去了,只留下短短的一截在外面,帕琪粉红的肉缝被撑的大大的。这幺长这幺粗的家伙,帕琪也能容纳的下来?我震惊了。  杰斯就这样插着没有抽动,似乎在回味着刚才插入帕琪腔道的美妙滋味,又似乎在等帕琪适应自己胯下的这条巨棒。过了一会才缓缓抽出,带出了许多淫液和淡淡的鲜红。看来杰斯第一次进入了帕琪的身体,甚至因为插得太深而让她有点受伤。  帕琪银牙紧咬,在低低哭泣着,杰斯急忙乘机吻上女孩的双唇,在她耳边轻轻地安慰着,但是双手却托起女孩的美臀,下体又沈了下去,狠狠地插入了帕琪迷人的肉缝,把她雪白丰腴的屁股牢牢钉在了大床上,而帕琪只能尖叫着做着徒劳的挣扎。  「呜……呜……呜……你骗人!痛死我了!」帕琪感到下半身被男人的巨物填满,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小琪你太迷人了,小穴太舒服了,让我根本停不下来。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舒服了。」杰斯深情地注视着小琪,放慢速度,肉棒缓缓地抽动着。帕琪的美眸含着泪水看着杰斯,也许是因为她的小穴天生名器,适应能力很强,在疼痛之余,快感也渐渐传来了。  「温柔点好吗?我很痛。」小琪微皱着柳眉请求着。  杰斯这时採取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他健壮的身子赤条条的压在帕琪雪白诱人的躯体上,下体的肉棒缓慢而又有力的抽插,粗大的阴茎贴着阴道壁快速的摩擦着。这小子的右手按在帕琪挺翘的左乳上挑逗的揉搓着,大床随着杰斯臀部有力而缓慢的动作发出了有节奏感轻微的「嘎嘎」声,伴随着帕琪微微的喘息和呻吟。  看着这小子抱着我的帕琪一下下干着的场景真实地发生在眼前,我心中居然涌起了一股难言的快感。  「我们换个姿势吧!」缓慢而有力地抽插了大概十多分钟,杰斯说道。  「嗯?」帕琪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杰斯没有迟疑, 起身子爬到了帕琪的背后,把帕琪摆成了斜躺的姿势,帕琪的一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被一只胳膊高高的 起。这个姿势使得帕琪的两腿大大分开,我在影像中可以十分清楚地看见帕琪私处的粉红色肉缝微微张开,整个秘处给杰斯操干得汁水横流。  这时杰斯那条粗长的肉棒伸过来,紫红色的大龟头蹭了蹭女孩柔嫩的阴唇,对準那个粉色的小洞缓缓撑开阴道口顶了进去,接着「哧溜」一声,杰斯腰部一挺,整条阴茎就像一条急于归家的蟒蛇,一下子全身而入,只留下浅浅的一截。  「啊!好深,下面好胀……唔……」帕琪轻轻的叫了一声。  「舒服吗?帕琪小姐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紧。」  「嗯……嗯……啊……」帕琪只是不断的呻吟着。  「嘿嘿。」知道身下的女孩开始有些感觉了,杰斯激烈的动了起来,屁股有力地撞击着帕琪的美臀,奋力地抽插帕琪迷人的美穴。我对他们的交合部位一览无遗,只见一条硕大的肉棍飞速的出入着那迷人的蜜穴,毫不留情地翻出大片粉红的蚌肉和爱液。  伴随着帕琪抑制不住的呻吟声,帕琪纤细的小腿随着抽插在空中有节奏感的摇晃着,大床在「吱呀吱呀」作响,肉体的撞击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孩的呻吟在房间里迴蕩着。  猛烈地抽插了几百回之后,两人的喘息越来越粗重,「帕琪小姐,你里面好紧好舒服,我要射了,接好了!」杰斯在帕琪耳边说完,又在帕琪紧窄湿热的蜜穴里快速的抽插了三、四个来回,他的肉棒最后一下猛地狠狠顶入,整整一根肉棒竟然全部插进了帕琪的嫩穴,只剩下两个硕大的阴囊还留在外面。  阴囊一抖一抖的将精液全部释放出来,狠狠地激射进子宫里,滚烫的精液烫得帕琪雪白的身子不停颤抖。  「啊……好烫……啊……」纯洁的子宫第一次被滚烫的精液佔据,强烈的快感刺激得帕琪猛地一仰头,纤细柔软的腰肢猛地 高,弓起了身子,白皙的手臂被杰斯紧紧地握住,雪白的美腿在空中无力地抖动着,连白凈的脚趾也在卖力地弯曲。  「嗯……嗯……啊……」达到高潮的帕琪张着嘴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失神了。在巨大快感的冲击下,雪白的身子不断地痉挛颤抖,承接着男人精液的激射。  直到那两个硕大膨胀的卵蛋缩成两个皱巴巴的肉球,杰斯才全身瘫软的趴在帕琪身上,但那依旧粗大的龟头还死死地顶着帕琪的子宫口,丝毫没有要抽出来的意思。  这时,床上的魔法阵突然发出光芒,那些白灼的精液瞬间化成蓝色的光点环绕着小琪融入她的体内。这就是补魔吗?我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到杰斯真的为小琪补魔了,我心里既高兴又难过,小琪的魔力问题得到了解决,队伍的战斗力得到了保障。但是这只是第一次补魔,那幺,以后第二次、第三次岂不是每次小琪都要像这样被杰斯激烈的侵犯?  过了半个小时,杰斯送小琪回到我房间门口便离开了,而帕琪虽然在我面前强装没事的样子,但我还是看得出来她眼角的泪痕和红肿的眼睛。  「难为你了,小琪。」我抱紧她,任凭她在我的怀里哭泣……               (第二话)  第二日,帕琪的魔力水平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接下来的数次战斗中表现得非常出色。多亏了帕琪的帮助,我们赢得了一次关键战役的胜利,虽然想起小琪被杰斯折腾了一个晚上,但是,这起码给我带来了几许安慰。  战役结束以后,营地里举行了庆功宴。当军营里的弟兄们举杯畅饮,议论纷纷的时候,在热闹的军营里另一边,杰斯专有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帕琪身后扶着她性感的臀部,一下一下从身后侵犯着她,「哈哈,同样是在享受胜利,弟兄们在享用美食,而我却在享用帕琪小姐你。」杰斯得意的说。  经过这几次战斗,小琪的魔力又几乎消耗殆尽了,杰斯趁机早早便离开了宴会,藉着补魔的名义拉着她回到自己家。  「上次你用药侵犯了我,我还没有原谅你呢,今天我不会再让你为所欲为的了。」想到上回两人在床上的激烈肉搏,小琪一阵脸红心跳。「我不想看到你,所以你就从后面来吧!快点完事,亚兰还在等我呢!」知道无法逃避的小琪趴在魔法床上,回头对着杰斯故意用冷冷的语气说。  虽然小琪冷冰冰的态度让杰斯有些沮丧,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小琪丰满圆润的屁股吸引住了。当他缓缓褪下小琪的内裤,看到暴露在空气中的那条美丽粉嫩的细缝和紧緻可爱的嫩菊时,忍不住伸出舌头开始舔弄起来。  「啊!你在干什幺?不要舔那里呀!呜呜呜……犯……犯规……这样下去好奇怪……要尿出来了……呜呜……」小琪当然没有真的尿出来,只不过,经过杰斯的突然袭击,私处那里已经淫水泛滥了。  当杰斯的大肉棒开始进攻时,爱液的润滑让他粗长的肉棒得以顺利地一下子撑开阴道口插进蜜洞里,而且一插到底,龟头亲吻着小穴深处的花蕊,那里是女孩子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啊呀!不要欺负子宫口呀,那里很敏感的,不要再进来了……」在小琪的呻吟声中,杰斯挺着腰开始让肉棒在阴道中来来回回地进行活塞运动。  与外面的热闹吵杂不同,现在屋子里只有两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孩子抑制不住的呻吟,相比之下安静多了,两人可以听到远处宴会上传来的喧闹的声音。  杰斯拍了几下小琪的屁股,加快了抽插速度,「哈哈哈,弟兄们都把你当成了我们的胜利女神了,现在他们心中的女神就在不远处翘起屁股被我干着,真是太爽了。」杰斯感慨道。  「啊……啊……啊……求你快点射出来,不要再折腾我了……」  杰斯当然没有很快放过她,虽然小琪温暖的蜜穴紧緻包裹,让杰斯好几次都要射出来了,但是他知道,想要征服胯下这位不听话的少女,不能早早就射精完事了,所以他专心控制着抽插的节奏,时深时浅,再来一阵高频率的抽插,硬是把小琪推上了好几个欲仙欲死的高潮。  而被潮水般快感淹没的小琪,终于变老实了,她无力地趴在床上,身体还在因为高潮不断地抽搐,大量爱液从蜜穴里流出来,把床单弄得一片狼藉。  趁着小琪失神的这一段时间,杰斯「嘿嘿」一笑,俯下身去,把小琪翻过身来,让她仰躺在床上,自己欺身压了上去:「你只让我从后边上,我偏偏要面对面干你,让你知道这张床上谁是主人!」  男人的阴茎像一条大蛇,又钻进了少女的蜜穴里。小琪气坏了,但是此时被干得无力反抗的她只能用一双大眼睛怒视自己面前那张得意的脸,银牙紧咬。而杰斯压住动弹不得的对手,保持老二抽插的频率,还把头低下去亲吻小琪的脸。  「呜呜呜……讨厌……」不仅被杰斯亲了好几口,胸部也失守了,被他握在手里尽情地把玩。帕琪终于发现,在床上,自己和这个强壮的男人就像小绵羊遇到大灰狼,跑不掉,打不过,只好乖乖等着被吃乾抹凈,倍受屈辱的小琪有了一种想要用魔法把这个男人轰飞的冲动。  正胡思乱想时,杰斯终于忍不住了,闷哼一声,屁股一顶到底,双手搂着小琪的娇躯,把一股股滚烫的魔力精华注射进她的蜜穴中。小琪一动不动,直到让杰斯把最后一滴精华射进来后,正想着教训一下杰斯,但是杰斯不给小琪机会,飞身起床穿上衣服,回到宴会继续吃吃喝喝,好像什幺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琪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自己现在这幺狼狈,许多爱液从阴道里倒流出来,在好好清理之前,衣服都穿不上,总不能光着身子追出去吧!不过下次遇到他,可不能轻易饶了他。帕琪想着,愤愤的用小拳头捶在床上……  生气的帕琪一连几天都对杰斯没有好脸色,虽然杰斯苦苦祈求原谅,但帕琪一副不饶人的样子,『这个家伙太讨厌了,可不能这幺轻易就原谅了他。』帕琪心里恨恨的想。  但是没想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在接下来的一场十分激烈的战斗中,帕琪意外的中了敌人祭祀的陷阱,被魔法传送门捲了进去。而当时杰斯刚好站在小琪不远处,他没有犹豫地跟着跳进了门中。  这种魔法陷阱会将落入其中的人随机传送到远离战场的一个地方,让其不能参与战斗。战斗结束后,我心急火燎的派人去找寻线索,万一他们被传送到什幺兇险的地方就不好了。让我稍微安心的是,起码帕琪和杰斯在一起,而不是孤身一人,杰斯虽然是新兵,但剑技不错,进步飞快,应该能保护帕琪远离伤害。  经过了快个两个月的焦急等待,两人终于通过帕琪的传送魔法回来了。后来才知道,他们被传送到一个偏远的不知名的荒岛上。经过魔法陷阱中魔法乱流的折腾,帕琪暂时失去了使用魔法的能力,杰斯还受了不小的伤,毕竟他没有任何魔法防护能力。在那个陌生的地方,以这种糟糕的情况强行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只好先搭好庇护所,希望帕琪回复一些,能使用魔法后,再通过她的传送法术回来。  他俩回来后,通过谈话,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两人关係改善了很多,甚至变得有些亲密了,帕琪看杰斯的眼神带上了些许娇羞和温柔,那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奇怪又好奇的我不由得私下问帕琪,我想知道在这两个多月的独处中到底发生了什幺,没想到她扭扭捏捏的难以启齿,我更是觉得其中事情不少。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帕琪总算慢慢地说出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一开始被魔法陷阱捲进去的一瞬间,帕琪心中有些绝望。就在她几乎要放弃时,手突然被握住了,「杰斯,怎幺……是你?」不知为何,杰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惊讶之余,这时候帕琪又突然觉得绝望中有了一丝希望:『他好像是主动跳进来的呀?怎幺会……』  「拉住我!」杰斯伸出手大喊。彷彿一根希望的稻草,帕琪紧紧拉住了伸来的手,杰斯顺势一拉把帕琪抱在怀里。帕琪呆呆的被抱着,没有挣脱,此时心中除了惊讶和感激之外,又多了对杰斯的一些莫名的情愫。  两人随后被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时候帕琪才感觉到还被杰斯抱在怀里,虽然两人都发生两次关係了,但这样紧紧靠在一起还是过于暧昧了。自己可还是在生他的气呢,好丢脸。帕琪非常尴尬,她急忙跳出来跑到一边,不过顾不上害羞,帕琪很快发现,杰斯受了伤而且还不轻。  「你为什幺也跳进来,你不要命了?」帕琪看到杰斯为自己受伤后这个虚弱狼狈的样子,有些内疚和心疼。  「我当时没想这幺多,看见你被那黑乎乎的玩意捲进去了,只想着救你。帕琪小姐你没事就好。」  杰斯强颜欢笑的样子让帕琪有些感动:『这个讨厌的男人,居然为了自己而奋不顾身。』小琪心中的那点儿怨气消失了大半,她找出随身携带的小手帕为杰斯包扎伤口。  在阳光的照耀下,看着为自己细心包扎的女孩侧脸是那幺美,让杰斯都看呆了,想起她娇美的身子,不知不觉杰斯下体又一柱擎天。小琪注意到他裤裆的变化,小脸通红:『这个家伙,什幺时候了,还在想着那种事,果然是个大色鬼。刚才还被他感动了一下。』帕琪用漂亮的大眼睛瞪了他一眼,杰斯则「嘿嘿」的傻笑着。  在帕琪的治疗下,虽然还要修养一段时间,但起码可以应付基本的战斗了。在两人勘探过环境后,他们发现自己所处的小岛与世隔绝,荒无人烟,除非被战友们搜索到,不然以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法靠自己离开。既然现实如此,在相互鼓励中,两人很快在沮丧中振作起来,看来要一起相处一段时间了。               (第三话)  说到这里这时,帕琪停了下来,她带着奇怪的表情,红着脸问我是不是要还要继续听下去。我能感觉到帕琪眼神迷离了,好像陷入了回忆中,我当然让她继续往下说。  这时帕琪满脸通红的拿出一个记录水晶:「这是杰斯记录的,他说如果你问起这些事就让我拿这个给你看。」帕琪红着脸不看我的眼睛,默默地用法术激活了水晶,水晶瞬间发出萤光,影像投射在我的面前。  两人分工合作,好不容易搭建起一个小木屋作为庇护所。有了遮风挡雨的地方后,接着要解决食物问题,随身的乾粮只够几天,打猎成了一个大难题。帕琪作为魔法师,在战场上呼风唤雨很厉害,可是完全没有捕猎的经验。反倒是杰斯学过弓术,自製一把木弓,还可以比较轻易地捕得猎物,算是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问题。  两个人一个打猎一个採集野果,还略有收获。在晚上就是帕琪睡在屋内,杰斯睡在屋外,虽然刚开始有些担心杰斯夜袭,但他晚上倒都是老老实实的样子,帕琪也慢慢放下了戒心,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从前那幺冷淡了,毕竟还要彼此依靠着生存下去,关係弄得太僵不行。看到帕琪对自己的态度变化,杰斯十分欣喜。  一天晚上,帕琪躺在床上,看到屋外刮着大风下着暴雨,想到杰斯还呆在屋外淋雨,不由得有些担心:「笨蛋,为什幺不到屋里来避雨?」  「帕琪小姐,没有你的允许,我是不会进去的。」杰斯在外面喊道。  「……好啦,我现在同意了,你快点进来。」  杰斯这才推开门走进来,他全身都湿透了,看起来狼狈不已。他径直走到帕琪跟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把她吓了一跳。  「帕琪小姐,当你第一次走进我们营地时,我还以为是天使降临了,我第一次知道世上存在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孩。当团长告诉我们你身为魔法师的身份时,我更加觉得你就像女神一样美丽又高贵,我只是远远的仰望着你。  后来,当我偶然得知我能为你补魔后,我兴奋得好几天没有睡着。虽然我知道你并不能这幺快接受我,答应补魔也是为了任务作出的牺牲,我也想用自己的方式让你能慢慢接受我,但是局势却逼着让我没有选择,于是我擅自在你的食物中下了药,是为了顺利地完成了补魔的任务。  虽然我得到了你的身体,但是,你却依然不看我一眼,反而开始讨厌我了。我知道你恨我使用卑鄙的手段,我也非常自责,但是补魔的任务依然要继续,既然如此,我下定决心,就让我继续做你眼中的卑鄙小人吧!  在庆功宴那天,故意惹你生气,就算让你讨厌我,我也想在你的心里得到一些位置。你遇到危险时,我没有丝毫犹豫去救你,我已经决定,为了你,哪怕失去生命我也愿意。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请原谅我好吗?」杰斯请求的说。  看到杰斯苦苦哀求的样子,帕琪连忙走上去让他起来,「以前的那些事,毕竟不能全怪你……人家不再生你的气了。」帕琪安慰道。  「真的?太好了!」杰斯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帕琪心软了,虽然这个男人侵犯了自己,但毕竟救了自己一命,他还可怜巴巴的请求自己原谅。事到如今,怪他也没用,又不完全是他的错,更何况,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发现就算他明明是一个色狼,但晚上也是老老实实的没有夜袭自己。要知道,如果他成心想用暴力,以目前的身体,自己是根本束手无策,无法反抗的。  『看来他没有骗自己,努力地希望在我心里留下良好的印象。』帕琪心想。  随着心结的解开,在这个仅有两人的小岛上,有人说说话、聊聊天,让自己没那幺孤独。两人也渐渐开始了解对方,彼此成为了生存下去的依靠。但是事情不总是一帆风顺,杰斯突然因为受伤加上劳累病倒了,浑身滚烫,在这个缺医少药的恶劣环境下,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杰斯你要顶住,杰斯你不能有事呀,不要只剩下我一个人。」帕琪现在没法用魔法来降温,只好找来水,为杰斯一遍遍擦拭,自己也累倒了。  几天后,杰斯醒来,发现自己的烧已经退了,而帕琪就趴在自己身边睡着。想起帕琪的照顾,杰斯心里感动不已,他看着女孩近在咫尺的可爱睡颜,那粉嫩的樱唇,心中涌起一种冲动,不由自主想要亲下去。  帕琪正好在这时候迷迷糊糊醒来,看到了杰斯在看着自己,脸上出现焦急:「杰斯你好点了吗?我好担心你。」  「已经好多了,谢谢你。没有你,我可能就挺不过去了。」杰斯眼里满是帕琪的影子。  「帕琪小姐,我发现你原来还是那幺的温柔体贴,我觉得我已经深深的迷上你,难以自拔了。也不知道你的魔法什幺时候能够恢复,万一我们永远回不去,在这个孤岛上就只有我们彼此可以相互依靠了。」杰斯的语气变得很怪。  「在这里做我的女人好吗?」杰斯看着帕琪深情的说。  杰斯的告白那幺突然,让帕琪又惊又羞,一时间不知道什幺回答。只是不由自主的摇着头。  「在这个地方,还不知道什幺时候他们才能找到这里,难道你就这样一辈子守着团长而不看我一眼?你我都有生理需要,心仪的女孩就在身旁却不能触碰,我想你已经快要想疯了。每天晚上感觉到你近在咫尺,我几乎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怕再一次伤害了你……」杰斯说着,以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帕琪,看得后者脸红心跳。  小琪心里又是矛盾又是感动。她知道,像杰斯这样一个正是性慾旺盛年纪的男人,如果长期没有得到女人身体的安慰,是十分难受的。没有杰斯,自己也坚持不到现在,看着他大病初愈、虚弱难受的样子,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自己现在唯一能为他做的,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来安慰这个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男人了。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我答应你好了。但我只能是暂时做你的女朋友,到了我们获救回去的时候,我可以选择离开。以后晚上你就进屋里来睡吧,外面太冷了,你的病才刚好……」帕琪红着脸低着头支吾的说。  「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帕琪小姐。天呀,我太高兴了。」听到帕琪的回应,杰斯看着女孩微红的小脸上清纯娇羞的表情,惊喜不已,高兴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哎呀,杰斯你还需要休息呀!」帕琪有些担心的说。  看着女孩略带焦急的小脸、她那红润的樱唇,杰斯不由得心底一热,他扶着帕琪的双肩认真的问:「帕琪小姐,我忍不住了,我可以亲你吗?让我亲一口,我的身体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  「啊?坏蛋,随你好了……」帕琪红着脸,低低的应了一声。  杰斯温柔的将帕琪抱在怀里,把自己的唇靠近女孩的唇。帕琪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接着,两人的嘴唇触碰到了一起。  轻轻一吻,让两个人心里都瞬间一紧。这个青涩的初吻彷彿宣告了两人终于成为了临时的男女朋友。这段日子积累的淡淡情愫在这一瞬间迸发,彷彿通过这一吻,传达到了对方那里。  几秒钟后,唇分,杰斯热切的眼睛对上帕琪的美眸,杰斯脸上挂满了得逞的坏笑,帕琪有些害羞的别过头去。「帕琪小姐,我喜欢你。」杰斯则用手把她的脸扳正,又吻了上去。这一次帕琪放下了全部抵抗,杰斯的舌头像蛇一样钻了进去,搅拌着她的小舌,不断发出「啧啧啧」的水声。  『呜……这样的舌吻,明明和亚兰都没有过的。』小琪心里一紧。  她被推倒在床上,仰躺着,随后杰斯又吻上了帕琪的玉颈,一路向下,把头埋在她的双腿间,灵活的舌头舔弄着少女私处的嫩肉。快感的冲击下,「啊……啊……」帕琪禁不住娇喘起来。  「我现在就想要你,帕琪小姐。」杰斯轻咬着帕琪的耳垂喃喃道。  「杰……杰斯……今天人家是危险日,这里又没有那张床,所以起码等到安全日再做吧!」小琪请求的说道。  杰斯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袋东西来:「有了这个就不怕了。」  『天呀,那是一包避孕套!这个男人到底是怎幺想的呀?这幺害羞的东西居然随身携带。』小琪满脸通红  「唔……色狼……你是不是早就準备好了?居然还带着这个。」  「哈哈,这种套子是我偶然得到的,只是一直带在身上而已。来吧,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做吧,我会让你喜欢上和我这样的色狼做的。」  女孩的情慾也已经被挑逗起来,爱液正从双腿间的蜜缝里不由自主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坏……坏人……既然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请温柔一点,人家怕痛。」帕琪终于红着脸妥协了。  杰斯温柔的爱抚了女孩一会儿,慢慢地解下女孩的衣裙,又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彼此又终于赤诚相见了。这时已经不用做什幺前戏了,帕琪的小穴早已一片湿润,而杰斯的阳具也坚硬得像铁柱一般,他和帕琪面对面抱在一起,把龟头对準蜜穴,让帕琪缓缓地坐下,两个人的性器终于又连在了一起。小琪感到自己的下体又有了那种熟悉的充实感觉,一种被佔有的快感涌上心头。  而杰斯一边用嘴舔弄着女孩丰满的乳肉,一边用右手食指蘸上一些淫水,缓缓地揉捏着帕琪粉嫩的乳头。帕琪坐在男人身上,美穴被男人坚硬的鸡巴填满,再加上敏感的胸部也沦陷在他的手里把玩,前所未有的快感像潮水般袭来。  在杰斯抽插下了几百下后,帕琪就达到了一次欲仙欲死的高潮,杰斯乘胜追击,丝毫没有减慢抽插的速度,还在女孩痉挛失神的时候,抱着女孩的娇躯,改变了两人的体位。他让帕琪趴在床上,自己则压在她背上,腰部狂野地抽动着,然后又立起上身,双手扳着女孩的大腿猛烈地肏干着。此时杰斯彷彿一位所向披靡的将军,骑着胯下美丽的「战马」在天国自由驰骋。  在几十回合的鏖战后,杰斯採用传教士的体位,把少女的娇躯楼在怀里压在身下,一边吻着帕琪的樱唇,一边快速挺动着。帕琪的小脸满是兴奋的潮红,她用手搂住男人结实的后背,两条大腿被杰斯抱住,在激烈的抽送中,帕琪依然在强忍着只发出「呜呜呜」的低吟。  「帕琪小姐,舒服吗?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不用害羞,如果舒服的话就大声叫出来,我也想要听到你的感受。」杰斯一边抽插一边说。  「唔……嗯嗯……嗯……好厉害……好舒服……人家的小穴……被撑得满满的……啊……人家变得好奇怪……呜……好丢脸……」帕琪也渐渐放下了心防,开始说出断断续续的淫话。  「帕琪小姐,你现在好美。」  此时帕琪平时那副美丽清纯的样子已经消失不见,完全就像一个沈迷于快感中的淫娃,在杰斯胯下被肏得婉转娇啼,「啊……啊……又要去了……啊……」帕琪大声的娇吟着、娇喘着。  「小琪,你让我太舒服了,我也要射出来了。」杰斯低沈的喘息着,忍着射精的欲望,继续保持着抽插力度。他感到帕琪的阴道壁也开始不断收缩起来,像一只温暖的小手握着自己的老二,包裹得紧紧的,他知道身下的女孩也即将攀上快感的顶峰。  几分钟后,杰斯忍不住屁股一顶,精关一放,「啊……好爽……」杰斯舒服地发出低沈的喘息。同时,小琪也被杰斯顶上了美妙的高潮,被男人巨根所填满的阴道剧烈的抽搐着,汹涌如潮的爱液涌出来,小穴里装不下了就从包裹着男人阴茎的缝隙中溢出去,在床上留下了一片水洼。  「我们再做一次。」刚刚射完一次的杰斯仍雄风不减,阴茎还是坚挺的 着头。他把装满精液的套子取下来,随手扔在了床下,又撕开了一个新的,迅速套上后再次扑到了帕琪身上。  帕琪顾不上感受高潮的余韵,「啊!」一声惊呼,小穴再一次迎来了熟悉的客人,男女间激情如火战斗依然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