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嫖母记改写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嫖母记改写
第一章 相    人在江湖飘,当然要有艳遇。我入住了城裏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拿下空了很长时间的最大套房。结果很顺利地在当天晚上就泡上了前台的服务经理。现在不喜欢外围了,喜欢做兼职的OL和良家。相比起来,前台不是专业的,玩起来更有感觉。因为她除了陪日,还陪玩陪聊。甚至还介绍了另外服务员过来一起玩。那几天太过瘾了,我乐不思蜀,都记不起老妈的事了。    我的妈妈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和爸爸离婚,然后听说又再婚。这一次,我是专门回老家找她。  玩了几天,去了不少高档的场所。我提出要吃点特色的东西。比如烤串,至少在网上叫得挺兇的。那晚,我和前台坐在一个烤串摊子前面。女人用纸巾死命地擦着桌子和椅子。絮絮叨叨着这裏又脏又没人……这是一个省城裏到处都是的烤串摊子,时间还早着。所以没什麽人……  两人吃撸着串,喝着冰啤酒。然后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起来。  我俩打情骂俏了一会。晚渐渐深了,旁边的桌子上有了人。是两个女人。一个年纪比较大,看样子四十好几了。但弯了眼睫毛,脸很白,小刀子刮一下能赚两斤漂白粉。一身粉红色的紧身衣裹快吊到肚子上的奶子,幸亏肚子不小,能托住。低胸,两只大肥肉快爆了出来。黑色小短裙,两条大腿挤在外面。她那屁股往塑料椅子上一坐,真怕那椅子的质量不行……  另一个女的年纪也有三十多了吧。没有化妆,长头发扎了马尾。这是七月了,但女人还是穿着灰色的长裤和一身洗得有点儿发白的花衬衫,一双老旧的凉鞋——这一身衣着都大声宣示着女主人紧张的生活状况。虽然穿着有点儿旧,但很整洁。女人的眼睛很大,戴着一副老旧的眼镜,瓜子脸,鼻子很挺。虽然有点儿上年纪,颧骨有点高了。但样子很清秀。  两女的坐下。那风尘味比较重的要两瓶哈啤,一把肉串。眼镜女忙着说不要啤酒,要来格瓦斯。然后坐着聊了起来。  聊聊约约地,隔壁那桌传来话。那风尘阿姨嗓门不小:「……妹子呀,不是姐不借钱给你,姐这段时间也紧张呀……其实嘛,妹子人有条件的。女人要赚钱还不容易……只要你跟姐开个口……闺女的学费有了,老人的住院的钱也能填上……别看不看,妹子………其实姐当年也是像你这样想的……我男人跟我说起这事时,我几乎快打死他了……结果试了两次……外面钱来得快,男人说不定比家裏的来劲……女人呀,就这几十年,别让自己吃亏了……往床上一躺,大腿一张。多容易呀……像姐我,现在两套房了,都在建国小区呀……」  「……姐,我如果干……能先预支点钱嘛……」  「妹子,出来混是讲规矩的。姐不是不想帮你,是不能坏规矩了……你别说,咱这种年纪还是有不少人喜欢的……前几天西安路那开快递店的老梁跟我说了,他就喜欢你这口……人家在我们城裏可是接几个快递的点来干了,还有四辆小货在路上跑。手下小工都十几号呀,派出所长可是他哥们……做两次就有钱了……老梁他说了,你下海的第一次给他。他给你一千第一次……不,一千二……」  我看着隔壁桌,点上了一根烟。把嘴巴凑到妹子的耳边:「……餵,看那边。有个女的长得不错呀……」  「……哗,年纪那麽大呀。你还真不挑吃呀……」  「……吃肉多了吃点素的嘛,这两天被你的水淹死了。想上岸呀……」  前台服务员染成血红色的指甲掐男孩子大腿的肉上,180度转动………  「……唉约……轻点……我是赞扬你……」  「……昨天介绍的可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呀。这女的我不认识………你怎麽算呀……」  「……介绍费一个算两个……」  我哄了妹子半天,再把心裏的价钱说好了。妹子瞟了我一眼,手从桌子底下伸过来掐了我兄弟一下。站起来向隔壁桌走去……  「骚货呀,天生出来卖的。她做前台真是屈才了……」  隔壁桌的两女人很警惕地看着妹子——但很快就放松了。这妹子还真有在KTV裏当部长的天份。  「……姐,我俩都是汉南省过来的,离这可能2000外公裏呀。一南一北的,过两天走了谁认识谁呀,对不……这大姐是介绍生意的嘛,不会让你白做。给你500吧,算是答谢你跑这一次,也怪累的……嗯,这位小姐姐家裏急着要钱吧,我们就在这几天。您陪我们这几天就得了,钱分两次付………对,但我男人喜欢搞搞艺术,拍拍相、录录视频的……不怕的,姐……」  两女人听着老师的话,眼光时不时扫到我那一桌来。我举起啤酒,很阳光地笑一笑。那年青的女人红着脸扭过头去。风尘女把衣领整了一整,拉得更低了,大眼睛勾勾地看过来。两片像沾满血的、留着两排牙印子的嘴唇一嘟。我有点儿反胃的感觉,把口裏的烤串吐在路上。这裏的烤串看来太不新鲜了……  很快,谈好了。女人下了决心。那风尘女很不高兴,但看在再加了300的分上,走了。临走时眼睛很幽怨地看着我。我真的急着想回酒店的,像后面有一头阿尔卑斯山纯种猎猪在追赶……  一起上了车,大美女一直望着车外。今晚的路灯不是很亮,路边的树看不并不清楚。张牙舞爪的,像是从电视机裏跳出来的妖怪。  「……我居然上车了……跟了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新闻裏的各种故事禁不住都涌上的心头。什麽草丛裏发现裸体的女尸体等等。而且,自己第二任丈夫身体不好呀,去世前几年几乎已经没有性生活了。今天居然要和一个小男孩子上床。这一切一切都是几天前所无法想像的。女人偷偷地瞄了一下坐在身边的男孩子,他侧脸看上棱角分明。是个很帅气的小青年,应该不是什麽坏人吧。  但女人很快又自嘲笑自己。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身上就200元。屁都没有了,还怕别人抢。刚刚那男孩子一下子就给了那赵姐800块。上车后又直接付了我5000。赵姐说过,我这年纪的人最多就值200。如果不是街头的老梁喜欢……那老梁太色了。平日看人的样子都是色咪咪的。不对呀,他怎麽会这麽大方出1200。有问题……  女人想着想着,车到了酒店了。女人有点惊讶,还真是五星级酒店。  上到房间,前台服务经理打开了房门,扭着腰先进去了。女人怯怯生地不敢进,两只凉鞋互相磨着……  我一把推着大美女手身后,看到大美女有点踌躇。轻轻的推了一下:「……进去吧姐姐,都来了。进来喝点东西再说吧。」  这酒店的套房大概有一套三居室大。有大厅、主人房和饭厅等。这裏的妨总统套房的格局。但和一线城市不一样,这裏的装修更像情趣套房。一线城市的总统套房更多行政办公的味道。但这裏……镜子多,情趣用品多。各种摆设更倾向于让人在这打炮……  看着这裏的装修,大美女心裏安定了不少。这是一个有钱人,不是什麽犯罪分子。但女人又开始担心了。上房了,意味着一会就开始……开始那个了。一想到这,大美女的心裏又抖了起来。这次真的要卖身了吗??  心裏乱糟糟的,人迷迷呼呼地跟着进了主人房。房间裏的灯光很晕暗。地板上是红色的地毯。墻壁除了大量的落地镜子,都是红色的粉刷。上面是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唇印。最不可思议的是,洗浴间居然没有门,是敞开对着大床的。人躺在床上,能看到另外一人裏面洗澡,大便。大概已经有差不多40多平米了。中间一张圆形的大床。大床上的天花板上是一张圆形的镜子,人在床上办事。能看到天花板下的自己。房间一角有按摩椅,椅旁的架上放不少工作。好像有皮鞭这样子。还有一个挺高的架子,一根根红绳子随下来。这又是怎麽用的呀。  房间裏的装修、摆设,女人都没见过。但这气氛……大美女很想转身就走了。  「……要不……您还是找别人吧……我……这钱能当时先借给我吗?我身份证先押在您这,您看行不……」  「……姐姐,先坐一会嘛。喝点什麽不??」  「……这……」  「……先看一会电视吧……」  妹子说了。她把电视打开,把大美女拉到床上坐下。服务行业呀,太到位了。  我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递给两美女……  「……先喝点吧,静一静……」  妹子轻轻地拍了一拍大美女的肩膀……  「……我放水去……先洗个澡吧……」  我打了前台电话,让餐厅送两份西餐上来……  我在忙着,大美女坐在床上,低着头。两只死死捏着……捏得发白了。两条大腿交叉着,两只光着的小脚互相摩擦。她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