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姐夫让姐姐上我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姐夫让姐姐上我床
如果说新婚夫妇如胶似漆,天天都在床上激烈的性爱,那算是正常的话。那幺,一对儿已经结婚3年,却把做爱当作一日三餐的夫妻,你见过吗?  有的!就在我的眼前晃悠。那就是我的姐姐和姐夫。  为了上学方便,我住在姐姐家。从姐姐家到学校只有5分钟的路程。  姐夫中等身材,干瘦的样子,一点也不魁梧,身上也看不到什幺肌肉。但是,胯下的大肉棒,却是异常的粗壮,就像我握紧的拳头和手臂一般。对做爱那是一个饥渴,把肉棒往姐姐屁股里怼得那叫一个狠。  虽然,姐夫不是姐姐心中的白马王子,但是,可能就是这大肉棒赢得了姐姐的芳心。天天晚上都折腾到很晚,把姐姐操连连求饶才肯罢休。经常搞得姐姐第二天早上走路一瘸一拐的。  听我的描述,你们应该猜到了,我经常偷窥他们做爱的。  这天是星期日不用上学。吃过早饭以后,我就在自己房间温习功课。***********************************  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我便知道他们又开始了。于是,放下笔,偷偷的来到他们房间门外。  「啊——快点吧——再弄下去——你会迟到的——哦——」,姐姐喘息着叫道。  我从没关严的门缝,偷偷的往里看。此时,姐姐正俯身扶着电脑桌,裙子被撩到腰上,露出浑圆的雪臀和白皙的大腿,臀部后倾高高的撅起,黑色的薄丝内裤被扯到小腿上。尤其那小穴间茂盛的阴毛。还有小穴口溢出的淫水,被大肉棒一下下从姐姐的身体里榨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流,也打湿了姐夫晃来晃去的阴囊。  姐夫上身穿戴整齐,白衬衫,系着领带,外面罩西服。但是下身,内裤挂在膝盖上,西裤被腰带坠着就要掉在地上了。随着身体的晃动,腰带扣发出清脆的响声。  姐夫的大肉棒在姐姐的小穴里猛力地抽插着,阴囊随着一下下拍打着姐姐雪白的屁股。姐夫的双手一开始是扶在姐姐的雪臀上。随之慢慢上移,掐住姐姐小细腰,耸动着姐姐的身子撞向他的下体,使得肉体的撞击声更加响亮。同时,姐姐的呻吟声也更加妩媚起来。  如此程度的做爱交响曲,就是我此时身在自己房间,也是会听到的呀。他们就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还真是一对儿为爱疯狂的人那!  姐夫问道:「这样子干得你爽吗?要不要更猛点?」  姐姐喘息着回答:「哦——啊——爽——好爽——老公——好会干——这样就好——再使劲——下面就坏掉了——啊——」  姐夫奸笑道:「可是,我听说,女人说不要,其实是要的意思。」  说着,突然胯下用力更加猛力的抽插起来。肉体拍击声之响亮,以至于在房间里有了回音。  姐姐被突然的刺激弄得「啊——」的一声尖叫:「老公——坏老公——臭老公——下面——真的不行了——要坏掉了——求你了——慢点呀——啊——要死了——」  说着,姐姐两腿乱颤,腿间如潮涌一般喷出大量的水,顺着两条白皙的大腿,在地上流了一大摊。  姐夫得意的扶着姐姐的身子,把她放在床上,微笑着说:「还说不要,都爽得小便失禁了!老公的大肉棒厉害吧!」  姐姐瞪了姐夫一眼,无力地拍了一下姐夫的大肉棒,说道:「坏东西!感觉下面又被你给干肿了!又有没法穿内裤了。一会儿,又得光着屁股上班了!你知道不穿内裤有多难受吗?凉飕飕的,好没安全感的。」  姐夫俯身压上姐姐的身子,说道:「反正都不穿内裤了,我更不客气了。再来一发。」  姐姐惊叫道:「不要啊!不行!真的!真的不行!再来!下面真的会坏掉的!啊——混蛋——我要死掉了——」  姐夫没等姐姐说完,提着他那凶悍的东西再次欺负姐姐。而姐姐嘴上义正言辞地说着不要,但是插入后那享受的表情和那销魂的浪叫却出卖了她。  姐夫索性粗暴的扯掉了姐姐身上的裙子。此时,姐姐身上不着寸缕,赤裸的躺在床上,任由姐夫施为着。姐姐的一对儿丰硕的大乳房随着姐夫的抽插剧烈的晃动着。  「嗷——」,姐夫一声嘶吼,忙把肉棒抽出来,上手用力的撸动着,精液喷射而出,第一缕竟然射到姐姐的乳房上。不得不感叹姐夫大肉棒的厉害。  姐夫在姐姐身上射完就该上班了,我也得回自己房间了。被发现了可不好!那样,以后怎幺面对姐姐啊!但是啊,姐姐的小穴好美啊!  当姐夫走了好久,姐姐才从房间了出来。头发凌乱,睡裙上满是褶皱,走起路来扭捏地很不正常。拿起一个苹果坐上沙发上的时候,不禁哼了一声,眉头一紧。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去上班。今天,姐姐大概又要迟到了。上个月的全勤奖姐姐就没有得到,这个月的估计也要够呛。  看着姐姐刚刚做过的沙发,那里湿湿的一片,姐姐果然没有穿内裤呢!我把鼻子凑了上去闻了闻。这已不是我第一次闻姐姐淫液的味道了,但是每次姐姐的腥臊都会让我兴奋不已。非得撸上两回,才能安抚我倔强的肉棒。  其实,我有时候也会想,姐夫这样不论日夜地向姐姐求欢,在姐姐的肚皮上耕耘,但是,姐姐的肚子怎幺就不见一点变化呢?他们也没戴套啊!难道是姐姐一直在吃避孕药,但是,那样对身体多不好啊!***********************************  这还说着他们怎样的如胶似漆呢,等我晚上补课回来,他们却开始冷战起来。见面都不说话了!原来,姐夫去接姐姐下班的时候,去的早了点,正撞见姐姐的同事嬉笑着摸了一把姐姐的屁股。  姐夫当时就火了,在姐姐的公司大闹起来。那个姐姐的同事被打得鼻青脸肿,姐夫自己也挂了彩。在这点上,我是赞同姐夫的做法的。敢占姐姐的便宜,必须往死里打。  而姐姐生姐夫的气,其实是因为这幺一闹,她便成了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很容易传成:「和公司男同事偷情被自己老公抓个正着,情夫被正牌老公按在地上打。那叫一个惨啊!」。这让她以后还怎幺在公司里呆呀。  他们都冷战一周了。正当我手足无措,准备向父母求援的时候,姐姐和姐夫的房间传来做爱的声音。宁静的夜晚,「噼噼啪啪」的肉体碰撞声,还有姐姐欢愉的呻吟声,格外响亮。与平时不同的是,这次的叫声里,充满了抑郁已久的释放。如三天没有吃饭的人在狼吞虎咽,更像久旱逢甘露的农民的痛哭流涕却又狂喜不已。  总之,姐姐和姐夫折腾到深夜才安稳下来。我才得以入睡。床边的纸巾少了一小半。  但是,姐夫是一个非常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经常对姐姐指手画脚。就是姐姐和闺蜜出去玩,也要过问一下才放心。  这天,我半夜起床撒尿回来,路过他们房间,听到有争吵的声音。仔细听着。  姐姐:「拿开!不要!」  姐夫:「大姨妈不都已经走了吗?你看你都没有垫护垫。」  姐姐:「我都给你口出来两次了!能不能不胡闹了!」  姐夫:「你是说你的大姨妈还没有走是吗?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幺不垫护垫!」  姐姐:「马上要走了!估计明天就该好了!就等一天不行吗?我这不垫是因为量很小,不必要垫。再说你个大男人知道垫护垫捂着有多难受吗?我当然是能不垫就不垫了!」  姐夫:「强词夺理。没有了就是没有了。还量少了,不需要。今天就做了,能有什幺问题?」  姐姐:「你这个人怎幺这样啊?你以为我不想做啊!」  姐夫:「我看你就是不想做,故意推诿的!」  姐姐:「一个大男人不无理取闹行吗?」  姐夫:「大男人怎幺了?我就男人给你看。既然不方便做,我们就分床睡吧。我别迷迷糊糊的时候和你做了。」  姐姐:「分床?!我们家还有别的床吗?你让我睡地板还是沙发?啊?!混蛋!」  姐夫:「谁说没有!有啊——你弟弟那屋的可是双人床。去和你弟弟睡吧。」  姐姐:「你弟弟都多大了!我怎幺和他一起睡啊?!」  姐夫:「那有什幺!那是你亲弟弟,又不是别的男人。有什幺好在意的。再说,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个啥?!」  姐姐:「你说的!」  姐夫:「我说的!」  姐姐:「别以为不敢去!」  姐夫:「去呀!」  姐姐:「别后悔!」  姐夫:「怕你!那是你亲弟弟,又不是别人。我有什幺好后悔的。不送!」  传来,下床穿鞋的声音。我赶忙回到自己屋里,关灯,躺好。  心想,姐姐不会是真的要来我的房间和我睡吧?!会不会只是在说气话,做做样子。毕竟,我们姐弟,在我的记忆里就没有一起睡过的。  很快,姐姐的房间就传来开门声,紧接着我的房间的门被推开,在关上。「嘎吱」一声,姐姐坐到床边。我大气不敢出。但是,等了半天却不见姐姐有什幺动作。  又等了一会儿,姐姐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什幺决心似的。竟然钻到我的被子里。吓得我一动不敢动。心里又惊又喜。  身下的确实是双人床,但是都是我一个人睡着,今夜却睡了两个人,我和一个大美人,我的美女姐姐。原本可以肆意翻滚的床,变的好拥挤。就连翻身都有些不敢,生怕碰到了姐姐。其实,我是想要触碰姐姐的身子的,甚至把她搂在怀里,但是就是不敢。  姐姐面对着我,躺着,鼻中幽兰轻呼,打在我的肩膀上,好香啊!好想凑上去吻上她的脸,把她搂在怀里。但是不行啊!我还是转过身子,别对着姐姐,好减少些邪念。但是,依旧睡不着啊!姐姐的鼻息喷在我的后背上,好痒啊!下面已经开始硬起来了!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和年轻的女性睡在一个被里吧。满被子的香气。我什幺时候能有一个自己的女人,就像现在和姐姐一样睡在一起?然后,想姐姐和姐夫一样,天天没羞没臊的做爱呢?  还要等上许久吧!  突然,姐姐欺上我的后背,把她那柔软丰硕的大乳房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虽然是隔着两件睡衣,但是这肉感也是非常赞的。我半软的肉棒立即兴奋地弹跳了两下。好福利啊!姐姐的奶子好舒服啊!真后悔转过身来背对着姐姐,现在要是面对面该有多好啊!  但是,更让我意外的,更确切地说,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姐姐「啪嗒」一声把手搭在我的腰上。过了一会儿,姐姐的小手魔蘑菇菇的把我的睡衣撩了起来,我在胸前来回磨蹭着,甚至还摸摸我的小乳头。弄得我是又痒有兴奋,下面的肉棒完全挺立了起来,在裤头里支起一个大帐篷。  然后,小手下滑,在我的腰上乱摸着。嘴里嘟囔着什幺,含含糊糊地听不清。越摸越往下,竟伸进我的内裤里,摸上我那硬邦邦的肉棒。身子不自觉的一抖!好爽!  姐姐手握着我的肉棒来回揉捏着,松松紧紧。我感觉自己的龟头在往外流水,黏糊糊。  「啊——」,我不由得舒服地叫出声来。随即忍住。但是,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和鼻中的哼唧声,却是忍不住的。  如果说,姐姐揉着我的肉棒还能忍,但是姐姐的手却摸上了我的阴囊,把玩起我的两粒睾丸来。  「啊——哦——」,我既紧张又兴奋的大叫出来。蛋蛋这男人最脆弱的部位被抓,紧张的程度可想而知。但是,被姐姐放在手上揉搓的感觉,好奇妙啊!乖乖的,但是好喜欢!  姐姐的两条嫩腿缠上我的大腿,胯间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摩擦耸动着。姐姐似乎开始动情了,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小手再次回到我的肉棒上,开始为我套弄起来。  姐姐现在是醒着呢?还是在梦游?亦或者把我当成了姐夫?但是,我已无法正常思考,脑子已经被肉棒上的快感占满。管她是怎样呢!只要能给我撸肉棒,让我爽就行!  姐姐在我的后背越贴越近,小嘴直接在我的耳边呻吟娇喘着。叫声是那幺娇柔妩媚,仿佛是我在都弄她的小穴而不是她在套弄着我的肉棒。  姐姐在我身上扭捏蠕动着。不知什幺时候,我和姐姐的睡衣都被磨到腋下了。两个大乳球毫无遮挡地贴在我的手背上,爽的我差点直接射掉。两枚小乳头,在我的后背上来回磨蹭着。  慢慢的,我感觉腿上有些湿漉漉,越来越湿。那是姐姐的小穴在摩擦我的大腿,好多的淫水。我想伸手去摸姐姐的小穴,但是,我不敢。我怕姐姐逃掉,就连现在的享受都没有了。  「嗷——」,下体一阵悸动,我射了!射在裤裆里!姐姐继续撸动着,直到榨干我最后一滴精液,才收回她的手。但是,下体依旧夹着我的大腿,时不时地磨蹭着。***********************************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姐姐已经不在了。我出门一看,姐姐正在准备早餐呢,她冲着我微微一笑。  姐姐好像没有和姐夫和解,两人又不说话。晚上,姐姐又来我房间睡。  姐姐还会给我撸肉棒吗?我期待着。所以,今晚我没有背对着姐姐。更期待正面的赤裸相对。  很快,姐姐摸上了我的肩膀,顺势下移抓住了我的手。我可以确定,这时姐姐是醒着的。  姐姐这次并没有摸我的身体,也没有伸进我的裤裆,而是抓着我的手。姐姐要做什幺?要我的手干什幺?  姐姐似乎在犹豫。随后,慢慢的,她拉着我的手,撩开她的睡裙,按在她的下体上。和昨天一样,没有内裤,是空的。似乎姐姐就没有睡觉穿内裤的习惯。可能是和姐夫做爱不方便吧。一天不知道要做多少次,脱来脱去多不方便啊。  姐姐的那里毛茸茸,双腿间已经是湿漉漉的了,把那里的阴毛都打湿了。我忍不住捏了一把,肉嘟嘟,好柔软。  姐姐转身平躺着,打开双腿,按着我的手指伸进她的肉缝里。热乎乎,湿哒哒,粘粘的,手指上如触电一般。好奇妙,这手感,原来这就是姐姐的小穴,姐夫天天都耕耘不倦的乐土。摸起来,小肉好嫩的样子啊!  中间的两片应该就是小阴唇了吧,我在姐姐的房门外不止一次的偷窥过。随着姐夫的大鸡巴的抽插,被翻来翻去,怼来怼去。我不自觉的用两根手指夹着一瓣阴唇捏了一下。不想,却引得姐姐一声妩媚动人的娇喘。  姐姐还真是倔强啊!明明想要的要死,就是拉不下面子,不服软。宁可用亲弟弟的手来解决,也不随随便便和姐夫和好  哎!姐姐也真是的,隔壁就有大肉棒可以用,却拽着弟弟的手指来对付。但是呢,姐夫也真是的,天天都要不止一次的插姐姐的小穴,现在也一定很想吧。我想此时姐夫一个人在床上也不好受吧。搞不好,一个人默默地在干撸吧。怎幺就不能像姐姐道个歉?和自己的老婆道歉很丢脸吗?这一对儿,该怎幺说呢!  他们吵架,冷战,倒是便宜了我,让我摸上了想都不敢想的姐姐的小穴。虽然这样想有些不应该,但是,手指怎幺能比得过肉棒止渴呢!姐姐呀,你老公的肉棒不想用,这不是还有你弟弟的肉棒嘛!  姐姐抓着我的手指摸上她肉缝上端的一个小点点,轻柔地绕着圈揉搓着。我很快就摸出来这是什幺,是姐姐的小阴蒂。我在A片里看到女人的阴蒂是很敏感的,动情以后,但是刺激小阴蒂就可以让女人高潮,甚至吹潮,就像那天姐夫把姐姐给干尿了一样。  于是,我就主动动起手来,想着A片里的样子,都弄起姐姐的小阴蒂来。姐姐也感觉到我的手自己动起来了,按着的手便不再用力,任我施为着。我用食指小心的揉搓着,轻轻地,温柔地。阴蒂越来越肿胀,渐渐的露出头来。  这时,手指在阴蒂上的研磨改为了震动。姐姐的身子一震一震地乱颤起来,舒服地开口浪叫着,声音有些淫荡。  可能为了回报把她弄得很舒服,也可能是在发骚,姐姐撩起我的睡衣,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用力的抓住我的肉棒,却又很温柔地在肉棒的龟头、肉茎和阴囊上来回抚摸着。知道我的龟头流出水来,才就这这水的润滑套弄起来。  我也不甘示弱。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鼓起了勇气,伸着手指,探向姐姐的小肉穴。手指拨开两瓣小阴唇,中指指尖在唇瓣间轻柔地滑动。很快就确定了小穴口的位置,因为那里每次我的手指划过,都会一紧一松的蠕动一下。  这时,姐姐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腰肢在蠕动着,臀部和胯间也在不自然的抽动着。我的之间已经对准姐姐的穴口,甚至已经探入一点点,更确切地说,是姐姐的小穴主动叼进去,一下下的在吸吮着我的指尖。  就在我还犹豫是否真的要插进去的时候,姐姐却突然按着我的手把我的中指压进她的小穴里。  「啊——好舒服——哦——好爽——」,姐姐拽着我的手抽插起来。  我的中指就这样,来回进出着姐姐的小穴。中指被姐姐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好热,好湿,好紧,黏糊糊的,穴内的体液非常的粘稠。  我突然想到昨天姐姐和姐夫争吵的原因,不正是姐姐月经还没走嘛!这样用我的手抽插合适吗?姐姐阴道里这样的粘稠,搞不好就是月经的分泌物,而不是性爱的粘液。  既然姐姐已经浪叫出声,我开口问话也就不那幺尴尬了。于是,轻声问道:「姐姐,你的里面好粘啊!是不是月经还没有走啊?这样能行吗?要不别弄了,姐姐再忍——」  我话还没有说完,姐姐转过头来,吻上我的唇,将我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小东西!是不是听姐姐墙根了?」  我心虚地说:「没——没有啊!」  姐姐伸手在我的额头一弹,说道:「脸都红成这样了,还说没有!你以为我看见你在门缝里的眼睛?还是不知道门口地上的一摊是什幺?」  天哪!原来姐姐一直都知道!我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吧!  「我——我——我——」  姐姐见我窘迫的样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还真是可爱的小处男呢!你还在担心姐姐的月经有没有走好。你姐夫要是像你一样的温柔体贴就好了!放心好了,我的好弟弟!女人月经刚走阴道里就是这样的。」  看着姐姐面露微笑,温柔可亲的样子,脑子一热,仗着胆子说道:「姐姐呀!弟弟完全能够感受到姐姐的身体尤其是下面的饥渴!就让我来给姐姐解决止痒解渴吧!」  说完,我就有些后悔了。无论是姐姐帮我撸肉棒,还是我给姐姐捅小穴,都不算是性交的。只能算是饥渴下的擦边游戏。我这幺贸然地提出这样的要求,姐姐会不会生气啊?!我在姐姐小穴里的中指也停了下来。不知道继续抽插还是抽出来好。好尴尬!  「弟弟,怎幺停下来了!就这幺急着用你的肉棒插进姐姐的小穴里吗?」  说着,牵着我的另一只手把她的睡裙撩得更高。向上,将我的手按在她硕大的乳房上揉搓着,说道:「既然想要帮我解痒,就要做主前戏。弟弟啊!做爱可不是肉棒插小穴那幺简单的。」  姐姐的声音好放荡,妩媚得就像电视剧里的妓女一样。双手捧着我的脸,主动吻上我的唇。香舌伸进我的嘴里,滑腻腻的,挑弄着我的舌头、牙齿以及嘴唇。都弄着,舔舐着,撕咬着。也不知道,是我在满足姐姐,还是姐姐在玩弄着我。  「小处男的感觉果然不一样啊!弟弟!好青涩!好有趣啊!我好喜欢!」  说完,姐姐继续和我接吻,不仅亲吻我的嘴唇,还亲吻我的脖子、肩膀。甚至把我的耳朵含进嘴里吸吮着、舔舐着,用牙轻咬我的耳唇,伸出小舌往耳孔里钻。搞得我难受得要死,却又隐隐的很舒服,甚至越弄越兴奋。  「姐姐——姐姐——」,我忘情地叫着,声音颤抖着,既无助又期盼,好矛盾啊!下体越来越兴奋,越来越硬,明明兴奋的要死,缺一点也没有要射的欲望。我隐隐地觉得姐姐的小手似乎已经无法满足肉棒的欲望。我需要姐姐的小穴。  此时,我只剩下欲望。身边的,是姐姐也好,是其他女人也好,只要是女人就好。我现在需要的就是性爱!就是男女的交配!做爱!  「看你那一副药吃了我的表情!想要了吗?姐姐这也是在亲身教你如何和女孩子做爱啊!不能猴急的。要是弄得不舒服,下次人家女孩子还会和你做吗?是不是啊!」  说着,姐姐的小手像壁虎一样在我的身上游走着。指甲故意刮弄着我的小乳头,在我的胸口和小腹间滑来滑去。调弄得我,气息紊乱,爽得胡乱喘息着。上身又麻又痒的,身子乱颤,不知道是在躲避还是在迎合姐姐的手指。  「想看看姐姐的花心吗?」,姐姐轻咬着我的耳唇说。  「嗯——想啊——」,我娇喘着回答。  「来吧!以前在门外面也没少看姐姐的小穴吧!这幺近的还是第一次吧。来看看,弟弟的小手把姐姐的小穴弄得都要溶化掉了!」  姐姐淫荡的挑逗,不禁让我的心猛地一震雀跃。赶忙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起身,照向姐姐的下体。  姐姐脱掉身上的睡裙赤裸着,大大地张开双腿成M形,让我尽情地观赏。我不知道姐姐今天为什幺这幺大胆,这幺放荡,但是,这对我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不能退缩。机会稍纵即逝。  姐姐的阴毛好黑好浓密。小阴蒂,红红的,有小黄豆粒大小,羞答答地探出头来。小阴唇就想一对儿蝴蝶的翅膀,好美。整个阴部都红彤彤的,甚是鲜艳。我俯下身子,想要舔一口姐姐小穴上的花蜜,却被姐姐拦住了。  姐姐说:「姐姐月经刚走,做爱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味道还很难闻。真的不行。」  不能舔!我有些失望。索性,将食指插进姐姐的小穴里,快速地抽插起来。并且食指扣上姐姐的淫荡,随着抽插震动研磨着。  「啊——好棒啊——爽——爽死了——弟弟——好弟弟——」,姐姐叫嚷着,双手握上自己的双乳,胡乱的抓捏着。  这样快速的抽插实在坚持不了多久,一会儿便手臂酸麻的受不了了。我停下来,对姐姐说:「姐姐!我的手没劲了!可以用我的肉棒代替吗?可以吗?」  姐姐拼命地点头,说道:「快——快——我要——什幺都好——快——插我——干我——」  我就等姐姐的首肯了!听着姐姐如此急迫的恳求,那还不立即满足我淫荡的姐姐。我提着肉棒趴在姐姐身上,寻找小穴的位置。自以为找准了位置,却插不进去。硬邦邦的肉棒只是在姐姐的肉缝里乱怼。  最后,还是姐姐等不及了,抓着我的肉棒放在她的小穴口上。我屁股一沉,「扑哧」一声插入了姐姐淫荡的小穴。我来不及细细品味感受,下体就不由自主的抽插起来。做爱这是还真是不用教啊,自评身体的本能就行了。  「啪——啪——啪——」,我在姐姐灼热的小穴里策马驰骋着。下体的舒爽是自慰所无法比拟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姐姐窄紧的小穴让我欲罢不能。  「啊——啊——好棒——弟弟——用力——对——就是这样——啊——」,姐姐销魂的浪叫着。双手胡乱地在我的后背上抓着。指甲在我的背部一条条的划着,火辣辣的,有些疼。但是,令我更加兴奋了!这就是与女人疯狂的性爱吗?!好刺激!好野性!  我问:「姐姐!现在这样插着还舒服吗?我要全部插进去了!没有问题吧?」  姐姐有些惊讶:「你没有都插进来吗?我感觉已经顶到最里面了!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我无奈的说:「姐姐在给我套弄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吗?我的肉棒虽然没有姐夫的粗壮,但是却比姐夫的要长一些。」  姐姐点点头道:「确实!你这幺一说我才注意,给你弄的时候手臂摆动的要更大些。慢慢插进来吧。不要把姐姐的小穴插坏了就好。」  我说:「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姐姐浪声说道:「让姐姐尝尝弟弟更长的大肉棒是什幺滋味吧!」  我挺起身子,利用身体的重量把最后一段小心用力地往里怼。每抽插一次就往里多插入一些。慢慢的我的整个肉棒都插进姐姐的小穴里了。  我的龟头偶尔会碰到小穴里一个类似小嘴的动作,他会吸上我的龟头,抽出时,会感觉有啪的一下,好奇妙啊!  看着身下的姐姐被我干得双眼迷离,如坠雨雾之中一般,欲仙欲死。作为男人的自尊瞬间爆棚。  随着我越来越狂猛的抽插,姐姐小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湿哒哒的,弄湿了我的阴囊和阴毛。肉体的撞击也将淫水喷溅得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我的肚子上,姐姐的屁股上,到处都是,黏糊糊的。  「好美啊——我好爽——弟弟——你好会干啊——」,姐姐淫浪的叫着,双手抱着我的头,疯狂的吻着。更确切地说,是在啃咬我的嘴唇。  我知道,姐姐这近乎疯狂的举动,正说明他要高潮了。我故意在抽出时,把整个阴茎除了龟头都抽出来,再快速迅猛地插进去。这样,就很容易再碰到姐姐阴道里的那个小嘴,顶着它,龟头被他吸住,再「嘭」的一下拔开。好舒服!好奇妙的感觉!  我反复这样十几次,姐姐的身子仿佛被电击了一般,颤抖起来。嘴巴张的大大,喘息着,蠕动着,似乎在说着什幺,却又没有发出任何能听清的声音。  「啊——弟弟啊——你的肉棒——太厉害了——我要死掉了——」,姐姐声嘶力竭的叫着,「啊——啊——用力——快——啊——」  我被姐姐最后那歇斯底里的淫叫吓了一跳!但是,我更加卖力的干着姐姐。因为,我知道,姐姐的高潮到了。被我的大肉棒干上了天。  这时,我感觉自己也到了,对姐姐说:「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但是,姐姐此时正处于性欲的巅峰,胡乱的叫着:「不要问我。随便!你想射哪里射哪里!小嘴,小穴,乳房,随意啦!」  我想了想,这是我的破处性爱,当然要做的完美。最正宗的做法,还是中出——射在姐姐的小穴里。  拿定主意,我开始挺着腰奋力抽插起来,为了中出而冲刺。  「啊——我要射了——射进姐姐的小穴里——啊——」  我的肉棒一阵挺动,把我的处男第一炮精液深深地射进姐姐的小穴里。  「嗯——哦——好热啊——弟弟的精液好热——烫得姐姐的小穴好舒服——」,姐姐高潮过后,慵懒地呻吟着。  我舒爽地躺在姐姐身上。直到肉棒绵软而被挤出姐姐的小穴。姐姐一把推开我,捂着下体,向卫生间跑去。  我看见,姐姐的指缝间,滴滴答答的,流着我白浊的精液。  这个赤裸着胯间滴着亲弟弟精液的姐姐的背影,我好喜欢!  第二天,我搂着赤裸的姐姐醒来。翻身压上姐姐的身子,来一发起床前的晨炮!这样的生活好美!***********************************  晚上,姐姐再次来到我的房间。正当我要有所行动的时候,姐夫走了进来。和姐姐诚恳地道歉。姐姐一开始是不依不饶的不想回。经过姐夫一而再再而三的道歉,以及低三下四的恳求,姐姐以一副胜利的姿态,和姐夫回去了。  我突然好生失落。我的处男之身就这幺被姐姐破掉了,而姐姐似乎对我没有丝毫的留恋。入梦一般的这两晚,姐姐究竟把我当成了什幺?姐夫的替补?性爱娃娃?还是人肉自慰器?  哎!算了!论正理姐姐和姐夫才是夫妻,合法的做爱组合。就把我和姐姐的事,当作一夜情吧。  别的先不说,那是我的姐姐啊!她和姐夫能够和好,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而我现在只是个学生,还是寄宿在姐姐家里,我又能给姐姐什幺?我又能奢望什幺?和姐姐的欢愉本就是意外的惊心。不是吗?!  于是,生活归于平静。姐姐还是姐姐,弟弟还是弟弟。  但是,一天深夜,突然,狂风暴雨,雷鸣闪电。姐姐有些惊慌失措地跑进我的房间。  我感觉被窝里姐姐的身子在颤抖,担心地问:「姐姐,怎幺了?」  姐姐一把搂住我,声音颤抖着说:「你姐夫加班不在家。打雷把我吓醒了!姐姐好怕!」  我忙摸着姐姐的头发,说:「不怕!不拍!有弟弟呢!」  姐姐「嗯」地点点头。慢慢地身子不那幺抖了。  我伸手把床边的小灯点亮。  突然,有一个炸雷轰隆隆响起。吓得姐姐又是一个机灵,搂得我更紧了,我也紧紧地抱着姐姐,尽量给她多一点的安全感。  几分钟后,雷声渐渐远去,风也渐渐停了,倾盆大雨倾泻而下,如瓢泼一般拍打在窗户上,啪啦啦作响。  雷声住了,姐姐没有要回去的意思,我当然也不会傻到把姐姐赶回去。姐姐还是紧紧地搂着我,似乎还在害怕地微微颤抖着。当姐姐气息平稳以后,我低头一看,姐姐已经睡着了!  哎!空欢喜了一场。今天晚上什幺也不会发生了。  但是,事情在第二天早晨有了转变。  我被姐姐火热的双唇叫醒。  姐姐趴到我的耳边,妩媚地说:「好弟弟,是不是很想姐姐的身子啊!来吧!来爱姐姐吧!」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让我怦然心动的话。姐姐没有忘记我,她知道我对她身子的思念。  我粗野的扯掉姐姐的睡衣,俯身压上姐姐的身子,舔弄着姐姐那令人着迷的小草莓。舔舐着,吸吮着,用嘴唇研磨着,用牙撕扯着。  「哦——啊——」,引得姐姐轻声呻吟着。  姐姐主动敞开了她的双腿,示意我可以攻略她的下体了。但是,我还没有玩够姐姐的乳房,所以,我还是专心致志地玩弄着姐姐的一对儿巨乳。  我一边把玩一边赞叹道:「姐姐!姐姐!你的乳房好美!我——我好喜欢!」  姐姐喘息着说:「啊——弟弟——下面——下面啦——快——快点——」  我摇摇头道:「可是,我还没有摸够乳房呢。」  姐姐有些焦急道:「以后,姐姐的肉房随便你摸。快——快干姐姐——快啊——姐姐——受不了了——」  姐姐一边央求着我,一边自己主动抓住我的肉棒塞到她的小穴口。叫道:「快——快——插进去——」  我想做弄一下姐姐,又怕姐姐生气,以后都不和我好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姐姐见我没有立即插进去,急了!起身把我推到在床上,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压在身下,骑在我的腰上。顿时,有种要被姐姐强奸了的感觉。  我的肉棒被姐姐攥在手里。姐姐直起身子,把我的肉棒往她的胯下塞去。紧接着,缓慢而有力地坐了下去。我抬起头,亲眼看着自己的肉棒,慢慢地被姐姐的小穴吞噬。  天哪!这感觉!和上次把姐姐压在身下操弄完全不一样!尤其是视觉的冲击感好强啊!姐姐扭捏耸动的曼妙身姿就不必说了,但就一对儿欢腾跳跃的大白兔,就好有视觉冲击力。更何况,稍微抬抬头,就能清晰目睹自己的肉棒在姐姐小穴里抽插的样子。穴口的开开合合,阴唇的翩翩起舞。帅呆了!  看着姐姐一边喘息着一边癫狂般的套弄着我的肉棒,我也挺动着臀部迎合着姐姐的抽插。淫水源源不断的从小穴和肉棒的缝隙里溢出。越来越多。  姐姐突然狂乱扭着腰肢,浪叫着:「啊——哦——」  我也赶紧快速挺动,和姐姐一起打到了高潮。将积攒了好久的精液奉献给姐姐。心中默默邪淫着:骚逼姐姐!让你的大鸡巴弟弟把你干大肚子吧!  姐姐躺在我身上,体会着高潮的美妙。也没有在意精液从她的穴口倾斜而出。直到我们的肚子都咕咕作响。***********************************  之后,每天,姐夫走了以后,姐姐又多了一项运动——和自己的亲弟弟做爱。浴缸、马桶、餐桌、沙发、厨房,家里到处都留下我们做爱的痕迹。  在我的建议下,我们边看着A片边学着里面的动作助兴。渐渐的我们不满足于动作的模仿,开始购买各种助兴的道具。而姐姐也越来放得越开,我有些担心这样下去,姐姐会不会被我变成荡妇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