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万箭穿心 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万箭穿心 1-5
 第一章 搬家  「说好的150块全部搬完,你现在临时要加价,欺负我们老实人是吗?昨天电话里跟你们老板说的清清楚楚,你赶紧给我搬,有问题叫你们老板给我打电话」  一个尖锐的女声飘蕩在小巷子里,跟知了的声音混在一块,在这炎热的空气中更显吵杂。  李宝莉浑身火气,不停的扇着扇子,汗湿的雪纺连衣裙紧贴着高高耸起的胸脯使她不得不时不时的用手拉一下,好不显得太尴尬,本来今天是搬新家的好日子,大清早高高兴兴的收拾了一早上,收拾好了,请的搬家公司也到了,搬家的工人却突然要加价。这还了得,当咱好欺负不成。  「哎呀,老板娘,你也看到了,你这巷子也太窄了,我车子又进不来,我们得把你的东西一件件搬到巷子外面再装车,你看这麽热天气,兄弟几个才刚开始搬就浑身都是水了,不加点钱你也过意不去吧」  身材健硕的搬家工头,正面红耳赤的跟李宝莉据理力争。  李宝莉回头看了下正在搬东西的工人们,确实一个个汗流浃背,衣服都湿透了,正往下滴着水。虽然有点同情他们,可是这临时加价还是让她憋了一肚子火。  二楼的窗户上探出一个脑袋,李宝莉有感应似的擡头望了一下,那个脑袋吓的马上缩了回去。  「快点给老娘搬,动作轻点,碰坏了老娘要你们陪。」无奈,李宝莉只好妥协了。东西太多了。  自己是不可能搬完的,自己那瘦弱的丈夫更是指望不上。只好骂骂嘞嘞的走进楼梯间。  「宝莉啊。又再发什麽癫啊」房东包租婆站在门口看着宝莉,磕着瓜子,问道。  「吴姐,马上搬走了,再癫也就这一会儿,你再忍忍吧哈。」李宝莉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瞪了丈夫马学武一眼,自顾自的又收拾了起来。  「来,儿子,帮爸爸一下」马学武招呼着站在一旁八岁大的儿子来帮手,马学武虽然名字是学武,却是个文弱书生,戴着付眼镜,穿着白衬衣,灰西裤。瘦弱的身板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也难怪被性格彪悍的李宝莉吃的死死的。要说这马学武也是个吃苦耐劳的好男人了,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到国营机械厂,从基层做起,虽然性格老实不懂溜须拍马,但是凭借着高学历和过硬的技术,总算做到了厂办主任的位置,也算是个领导了。  这不厂里这次分配福利房,还给分了套两室一厅的套房。总算要搬出着狭窄的出租房了,马学武心里还是很自豪的。  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装上了车,李宝莉回头看了一眼住了八年的这个出租屋,心里暗暗想着,「老娘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再也不用看房东那个肥婆的脸色了,再也不用排队等上那个又臭又脏的公厕了,再也不用在那个到处都是洞眼的公用洗澡间一边洗澡一边担心被人偷窥了。老娘再也不回来了。」  想到这李宝莉心情大好,拉开货车的门登上车,掏出手帕擦拭着脖子儿止不住的汗水,大量的汗水使得李宝莉的那身天蓝色连衣裙紧贴在身上,胸前的轮廓显示出主人的雄伟,v领的设计露出一大片洁白的肌肤,上面挂着细密的汗珠,汗湿的雪纺面料变得透明起来,隐约可见里面胸罩的形状,紧缚的胸罩更是把胸前的柔软挤出一条深邃的沟壑,清晰可见汗水往沟壑里流去。  汗水流进文胸,黏糊糊的让李宝莉感觉很不舒服,手帕伸进去那条诱人的沟壑轻轻擦了一下,旁边驾驶座上的红头瞪大了眼,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前诱人的风景。李宝莉突然发现他的目光,脸上一红,没好气的说道「还不快开车,看什麽看。」  虽然李宝莉语气不善,也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坐地起价的红头,但是还是很享受男人那火热的目光。李宝莉家是本地的,父母是卖菜的小贩,从小李宝莉就跟着父母在菜市场混,也养成一副泼辣的性格,但是她确实这市场名副其实的一枝花,秀丽的容貌,前凸后翘的身材,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曾经是多少小伙子夜里春梦的主角。  吱……的一声,大货车停在了一栋楼前,李宝莉打开车门走下来,「从这里进去,坐电梯到十三楼,左边那个门哈。记得动作轻点别给我碰坏东西。」  李宝莉回头交代红头一声就先进了楼。  马学武骑着自行车载着儿子小宝还有一个蛇纹行李袋满头大汗赶来。  为了赶上大货车,他真是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走到楼前的李宝莉回头瞪了他一眼,「磨蹭啥?还不快点都几点了。」  「哎,哎,来了。」马学武赶忙停好自行车唯唯诺诺的应到。  马学武刚搬上来一个行李箱,就在电梯口听到妻子又在嚷嚷「靠墻,靠墻,哎呀,我说这个冰箱靠墻,你聋的吗?」  「哎呀,我说老板娘,这就是先大概放个位置,一会儿我们还调整的嘛。」  「还待会儿,你看看都搬多久了,给你们钱,你们就是这麽干活的?你看看这地板,这麽结实的地板都让你们弄出划痕了。  再这样我就扣你们工钱了」边说着边弯腰擦拭着地板。  一脸心疼。  马学武无奈的摇摇头。  看着工人们一个个湿透的衣裳,马学武掏出烟「来来,师傅们辛苦了,来抽根烟休息下,小宝,……小宝……下去买几瓶雪菲力上来。」马学武边散着烟,边招呼小宝去买水。  李宝莉闻言从厨房走出来,一把夺过丈夫正要点燃的香烟,「抽,抽,抽,抽死你。我花钱请他们干活天经地义,怎麽地,烟不要钱,水不要钱?刚刚人家坐地起价的时候你干嘛去了?这会儿跑出来充好人?」工人们同情的看了马学武一眼,悻悻的又出门搬东西去了。  搬完东西,马学武站在门口搬家的工头掏出烟,马学武拍拍他的手拒绝了。  「哎,我说兄弟啊,我们都是粗人,干点粗活,你虽然在外面是个领导,可是有这麽个老婆,我看我们生活过的比你舒服多了。」工头边接过马学武递来的工钱,边感慨。  李宝莉在屋里听到这话马上炸了,蹭一下跑出门,「你个狗日的,说什麽?老娘碍你什麽事了?来,今天不给老娘说清楚,看老娘不打断你狗腿。」马学武赶紧拦住妻子,工头也就是随便一感慨,一看这架势赶紧跟工人们上了电梯离开。  收拾妥当,李宝莉做了一桌丰盛的菜,叫儿子去买了酒和饮料。  饭桌上,李宝莉打开酒给自己倒上一杯,再给丈夫倒上,儿子自己开了汽水给自己也倒上。  「来,庆祝我们今天终于搬进新家。老公,这次真是沾了你的光,让我住上这麽好的房子。来儿子,干杯。」  「爸爸干杯。」马学武默默的拿着酒杯跟儿子碰了下,不理会李宝莉申过来的酒杯劲直喝了。  「得,今天老娘心情好,不跟你吵。」李宝莉笑着喝掉杯里的酒。  「儿子,你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不用再跟爸爸妈妈挤在一起高不高兴?儿子,来你昨天新学的那首诗背来给妈妈听听」  小宝看了眼父亲,马学武还是沈默的夹着菜「爸爸不想听,我不背。」  「怎麽地,妈妈想听不行?」「不背」小宝固执的答道,无奈李宝莉只好放弃,招呼着小宝吃菜。  洗完澡李宝莉穿着件长T恤式的睡衣走出卫生间,裸露着修长白皙的长腿,胸前两点明显的凸起告诉我们她没有穿内衣,进了房间瘫倒在新买的床上,感受着床垫的柔然弹力,「真好,刚刚我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我就想,原来厕所也可以是香的,好好的洗澡是这麽舒服。唉,老公,这次可真是托你的福咯」  看着坐在床尾默不作声的丈夫,李宝莉侧着身,微微拉起睡衣的下摆,露出里面粉红的内裤蕾丝边。起伏的身体曲线混圆的臀部,修长的长腿,在灯光下发着白光的白皙肌肤,一切是这麽诱人,但是马学武却视而不见,他的心里还在回蕩着下午搬家工人的话。  连搬家工人都看不起他。李宝莉摆了一会儿姿势,看马学武毫无动静感觉一阵无趣,坐起来用脚踢了下马学武,「开下风扇。然后赶紧去洗澡睡觉了。放心老娘晚上累了,不会骚扰你。」  马学武叹息一声打开风扇拿起睡衣走向卫生间。  洗澡回来李宝莉已经沈沈睡去,马学武默默的看了一会儿沈睡的妻子,轻轻的躺在床的一边也进入梦乡。搬到新家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章 建建  吵嚷的市场充斥着各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  这就是李宝莉工作的地方,汉正街小商品批发市场,自从去年下岗后她就在这里找了份做销售的工作,在一个卖袜子的档口卖袜子。  老板是个四十岁的秃头男,平时都叫他老徐。老徐还算对自己不错,一个月五百的工资在这个城市不算高,也不算低,加上丈夫的工资和福利一家三口日子过的还算舒坦。  自己不用太累,手上还能有点余钱,除了觉得丈夫太窝囊其他李宝莉还是很满足的。  刚到档口就听见门口有人在争执,何嫂正跟一个小年轻在争辩着什麽,何嫂是这个市场上帮人家挑货的,客人在市场采购完需要把货运到外面车站,这时候就需要有人帮忙从这些窄小的通道,小巷帮忙他们挑过去,他们称这些搬运工为「扁担」何嫂就是一个扁担。  「你这个月的卫生费还没交。赶紧拿来交」  小年轻指着何嫂说,「我从来没交过什麽卫生费的,你是新来的吧?」何嫂争辩到。  「胡说八道,这市场哪个不需要交卫生费?再他妈啰嗦老子要你好看」  小年轻板起脸就要发火「住手」李宝莉快步走上前,「新来的吧,何嫂确实不用交卫生费,有问题你叫建建过来找我」  不远处,一个粗壮的汉子正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剃了个小平头,穿着件短袖花衬衫,脖子上挂着条尾指粗的大金链子,左边手臂满手臂的纹身,叫个花臂。  脸庞挺俊朗,就是眼睛里偷着邪光,嘴角总挂着邪邪的微笑。他叫刘建,市场的人都叫他建哥,是这一带混混头,手下几个人天天打着收卫生费,管理费的明目收着保护费。  面对这些兇狠的二楞子,市场上的档主工人也都没办法,为了经营只能乖乖每月按时缴纳所谓的卫生费和管理费。  李宝莉刚来市场那会儿也被收过,不过有一次建哥亲自过来,看到李宝莉后就吩咐手下不要再收李宝莉所在档口的保护费了。  后来时不时的就过去李宝莉档口跟李宝莉套近乎,李宝莉也对这个高大威猛,又带着邪邪笑容的男人没什麽恶感,慢慢的还混的挺熟,别人都叫他建哥,唯独李宝莉可以称呼他「建建」顺带着连跟李宝莉交情不错的何嫂也免了保护费。  「怎麽回事啊?」刘建装模作样走上去询问。  「建建啊,你来了,这小子新来的吧?找何嫂收卫生费呢?」  「哎哟,我说你小子不开眼吧,何嫂那是自己人,收什麽卫生费?赶紧滚」小年轻被老大一骂满是委屈的走了。何嫂见没事了,跟刘建还有李宝莉道过谢也去忙活了。  「我就说嘛,新人都得来宝莉你档口来受受教育」  刘建呵呵笑着边说边在正在开门的李宝莉翘臀上拍了一下,李宝莉被这突然一拍惊了一跳,环顾四周,看到并没有人注意这边,小声的说到「没大没小,再这样姐要生气了哈」  嘴上虽然这样说,刚刚翘臀上那一下却让李宝莉觉得有股电流过体一样让她脸红心跳。  一直以来李宝莉都觉得只有像刘建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那健硕的身躯,邪邪的笑容,以及他狠辣的行事作风都是自己那个窝囊废丈夫所比不了的。  两人自从熟悉了之后就姐弟相称,偶尔刘建也会对自己动手动脚,但是并不过分。  李宝莉知道刘建的心思,但她也不觉得有什麽,反倒很享受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人对自己表现出来的热情,和那灼热的眼神。  对于李宝莉的威胁,刘建只是呵呵的笑着,「莉姐,今天穿的真好看。」  李宝莉今天穿了件淡黄的连衣裙,裙摆到膝盖上,裸露着大半截细长的白腿。刚刚弯腰拉起档口闸门时挺翘的臀部把裙摆高高顶起,难怪刘建要把持不住。  「就你嘴甜,姐哪天不好看了?」  「那是那是,莉姐天天都是这麽漂亮,我都羡慕死姐夫了。」  听刘建提起丈夫,想起昨晚自己挑逗了半天丈夫都无动于衷,李宝莉眼神一暗悠悠说道「有啥好羡慕的?」  「哎哟,能娶到像莉姐这麽漂亮又性感的老婆哪个不羡慕哦。我要是能取个跟莉姐一样的老婆这辈子就知足了」  李宝莉噗嗤一笑「贫嘴」边说着边走进档口整理起货架上的货。  刘建紧跟着也进了档口,档口不大,只有五六平方的样子,三面都是展示柜,只有门正对的展示柜旁边开了个小门,里面是个小小的仓库。  李宝莉面向着展示柜整理着上面的货品,刘建紧贴上来,伸头嗅了嗅李宝莉的头发,一股洗发水的清香清晰可闻「莉姐,你用啥牌子的洗发水啊,这麽香?」  李宝莉感觉到刘建靠过来的身体,一股男性的灼热气息越来越近,最后直接贴到了她的背上,李宝莉浑身一颤,手僵硬的停在货架上。  刘建看李宝莉没有反应,更大胆的靠过去,几乎跟李宝莉重合在一起,「莉姐,你真漂亮啊。」感受到刘建说话时喷在脖子上的灼热气息,李宝莉心飞快的跳动,整个脸都火辣辣的,红的快要滴出水来。  低低的应了声「哪有」  刘建心中暗喜,伸出手快速的揽过李宝莉的腰往自己怀里一靠,同时挺动自己的腰部,像性交一样用自己早已硬挺的下体戳向李宝莉的蜜臀。  「啊……」感受到身后男人的雄伟李宝莉一声惊呼。转过头妩媚的白了刘建一眼。  「大白天的,干啥呢?被人看到了。」  刘建也知道这会儿不合适,占了便宜就行,呵呵笑着往后退了点「莉姐是说晚上没人看到就可以呗?」  刘建坏笑着说到。「呸,我哪里有说。去去去,我还要干活呢。你个坏蛋。」  「嘿嘿,有空再来看莉姐哈,你先忙」刘建说着话,又摸了李宝莉翘臀一把才离开了。  李宝莉呼呼的喘了几口气,平複一下自己的心情。突然感觉自己下面有股湿湿的凉意,原来刚刚自己的蜜穴早已洪水泛滥。这会儿放松下来才察觉到。               第三章 周芬  下班回到家里,李宝莉洗完澡躺在床上,儿子在隔壁房间做着作业,李宝莉又回想起白天的情景,不禁一阵心旌摇曳蜜穴不禁又泛起水花。  马学武又加班晚归了,想起自己的丈夫李宝莉心头就窝火,自己当年真是瞎了眼,那时候的自己多麽青春靓丽,多少追求者,马学武长的也还行,斯斯文文,一身书卷气,天天跑到李宝莉家的菜摊上买菜就为了接近李宝莉,最后李宝莉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也就同意了交往,但是那时候他还是机械厂的基层员工,又是个乡下人,虽然李宝莉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但是他们毕竟是城市户口,父母还是不怎麽待见马学武的。  直到马学武跪在自己母亲面前保证一辈子听李宝莉的话,一辈子对李宝莉好,才感动了母亲,当然那时候也感动了李宝莉。随后两人结了婚,随着时间飞逝两人又有了小宝,但是越过李宝莉就越觉得难过,虽然自己的丈夫对自己言听计从,但是李宝莉却觉得他太窝囊了,没点男人味,夫妻生活也没有一点情趣,自己这具才28岁的年轻躯体也需要男人的抚慰,可是自己的丈夫总是匆匆完事,或者更甚时直接硬不起来了。  这些使得李宝莉更是哀怨,对丈夫也就更没有什麽好脸色,总是时不时的挑刺找茬骂他一顿。而马学武总是默默的也不还嘴,任由李宝莉随意辱骂,而马学武越是如此,李宝莉越是觉得丈夫窝囊。要是自己丈夫能像刘建那样像个真男人多好。  想起刘建,李宝莉觉得自己小腹处似乎有团火在燃烧,怎麽也压不住,李宝莉起身反锁上门,拿起丈夫的枕头夹在两腿间,轻轻的摩擦着,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  却说马学武这边今天又开会开到了八点多,于是约上同一个办公室的刘姐跟管福利的周芬一起在厂子边上的大排档吃起晚饭。  马学武特地叫了几瓶啤酒,大家欢快的聊着厂里的八卦琐碎,要说这周芬也是个美人,瓜子脸,杏花眼,一副娇柔模样惹人爱怜,她今天穿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配上白色的高跟鞋,苗条的身段配着一双白皙的长腿,走在厂里那也是惹的一众男工友口水直流。  因为平时跟马学武所在的厂办公室业务往来比较多,所以跟马学武还挺熟。  周芬的丈夫也是厂里的工人,不过就没马学武幸运了,只是一个普通的车间工人。马学武时常看着这个温柔的人妻想象着自己要是有周芬这麽温柔该多好。  说话轻声细语,动作轻柔妩媚,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一股难言的风韵。欢快的气氛下刘姐不禁多喝了几杯,感觉有点头晕了,起身去了洗手间。  马学武楞楞的盯着对面的周芬,周芬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头低下来,温柔的说「刘姐,好像有点喝多了」  「啊,是啊,是喝的挺多,我看小周你就没怎麽喝啊」  马学武从楞神中回複过来,「我,我不行,我酒量不好,喝一点就醉,我可不敢多喝。」  「嗨,有我跟刘姐在你怕啥,怕喝多了没人送你回家啊?还是谁能吃了你?」  「那倒不是,你们男人就喜欢灌女孩子酒。」周芬娇嗔到。  「嘿嘿,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嘛。哎,今天跟厂长在聊天还说到我们厂现在是员工各尽所能,领导各取所需。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周芬擡起头斜了马学武一眼,那一眼直接让马学武骨头都酥了。  「别说,还真是。」周芬说完捂着嘴咯咯的笑着。  「来马主任,我敬你一杯。」  周芬端起酒杯「别叫马主任,叫学武哥。私下不用这麽生份。」  马学武乘着端杯跟周芬碰杯的空用手背轻轻的碰了下周芬的手背。周芬脸一红,没做声,一口喝掉了杯里的酒。  回到家马学武已经有点晕呼呼的。  「回来了,吃饭没?」  李宝莉看到丈夫回来,从卧室走出来,「嗯,加班晚了,跟同事一起吃了。小宝睡了?」  「睡了,去洗洗早点睡吧」说着转身进了卧室。  马学武看着妻子的背影叹了口气。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马学武推开卧室的门,妻子靠着床头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麽,马学武轻声问了句「关灯吗?」  「嗯」李宝莉回道。  马学武关了灯爬上床躺下,脑子里还在回味着今天与美丽俏佳人的约会,虽然有刘姐这个灯泡在,但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没有什麽亲密的举动,但是周芬的一举一动都充满妩媚的风情,让马学武心里痒痒的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李宝莉也躺了下来,刚刚的一阵夹枕头没能发泄出自己的欲望,反而让自己更上火了,李宝莉伸手探向马学武的裤头,伸进马学武的内裤娴熟的握住马学武的分身开始上下套弄。  马学武轻嗯了声,知道今晚又要交公粮了。  实话说结婚这麽多年,早就对妻子的身体失去兴趣,虽然妻子近来欲望越来越强,自己却疲于应付,根本提不起兴趣。  每次不是草草了事就是根本硬不起来。  导致马学武更不想跟妻子行鱼水之欢。  基本上都是妻子主动,自己如同被强奸一样。  李宝莉上套弄了一会儿,觉得手中的肉棒略微有点硬了,起身脱掉了睡衣,胸前的一对白兔蹦跳着跑了出来,李宝莉又俯身脱掉马学武的睡裤和内裤,一手抓着丈夫半软不硬的肉棒,一手摸向自己的胸口,小腹升腾的欲火焚烧着李宝莉的身体。  李宝莉身上已经通红一片「嗯,来张开嘴给我含含奶头,好难受。」  李宝莉俯身把奶子放到马学武嘴唇上,马学武张口轻舔着李宝莉的乳头,心里奇怪今天妻子怎麽了。  以前都是弄硬一点就迫不及待塞进去。「重一点,太轻了痒的难受」李宝莉指挥着马学武「用手抓一下,别跟个死人似的。」  马学武听话的拿起手轻柔着李宝莉胸前的饱满。  「重点啊,没吃饭啊」马学武加重力道李宝莉张嘴呻吟出声。  「嗯……」终于马学武的肉棒达到了可以插入的硬度,李宝莉翻身骑上马学武胯间,微微擡起蜜臀,一手扶着床,一手扶着马学武的肉棒纳入自己泛着水光的桃源洞。  一屁股坐实李宝莉擡起头微张着嘴,感受着密洞里阴茎的形状,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哼。  马学武呆呆的看着李宝莉,眼前的人仿佛跟那个淡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子重合在一起,一股沖动自自己小腹传来,马学武能感到自己的肉棒又大了一圈,幻想着周芬脱掉淡粉色连衣裙的样子,马学武更加兴奋了,擡起屁股对着李宝莉的密洞挺了一下。  「啊,舒服啊。」李宝莉感受到蜜穴中的肉棒好像变大了,喜出望外,一把趴下双手摁住马学武的胸,擡起屁股开始快速起落。  「嗯嗯,嗯嗯。今天还行啊」李宝莉望着身下的马学武咬着唇嘴上说着话,下半身一点都没有放松,依旧快速的起落着,她要趁丈夫还硬着索取到自己的快乐。然而她又失望了,起落了数十下后马学武就喷薄而出了。  李宝莉不甘心的扭着腰,然而紧密的肉穴还是把丈夫已经软的跟死蛇一样的肉棒挤出了密洞。  李宝莉气呼呼的瞪着马学武。翻身躺回床上。  马学武尴尬的起身抽了几张纸草草擦拭了一下疲软的阴茎,想伸手去帮李宝莉也擦下,谁知被李宝莉拍了一下,悻悻的缩回收。侧身躺下背对着李宝莉。刚才李宝莉的声音把正在幻想和周芬交合的马学武一下拉回了现实,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喷射。  李宝莉也侧过身背对着马学武,心里的火一阵阵的烧着,吊在半空的情欲得不到发泄,憋的李宝莉心痒难耐。  不自觉探手伸向下体,抚摸着自己泛滥的蜜穴心里幻想着刘建强健的身躯,回味着白天刘建用硬挺的肉棒戳自己臀部的感受,「嗯……」  李宝莉不自觉的发出了轻微的呻吟,一阵蜜露从阴道内喷出,终于在幻想和手指的帮助下李宝莉迎来了高潮。